第1977章 取舍

  大象的话说的很明确,那就是衰境力量,
  “我个人认为,无上也好,三清也罢,他们都不会陷进这样的漩涡中,因为实无必要!
  这不是道门正宗的谋事习惯,我也不认为,为了消灭剑脉联盟的影响,他们宁可把天狼人召进来搅浑池水,如果对手有个优先序列,天狼人一定排在我轩辕之前,这是原则,不容置疑,否认这个原则,那阴谋就没有了底限,这个修真界除了我们自己,就再无可以相信之人!”
  青帝点头,“你这话我认可!如果天狼人回来,无上之流能得到的绝不会比现在更多;恰恰相反,好不容易才逐渐安定下来的五环局势,势必因为天狼势力的返回陷入动荡,破坏整个五环的修真基石,对他们这些传统的法脉来说,这是最不能接受的。”
  大象沉思道“同理,我也不认为其他法脉会参与此事,伽蓝,旗门遁甲,万景流,甚至同为双子星出身的正大方星,我都不认为他们就是耀世的后援!
  一个门派疯狂还有可能,数个古老势力一起疯狂就绝不现实!经过数百年对其他顶尖法脉的观察和打探,我也没看到有任何这方面的倾向!如此天衣无缝,怎么可能?
  所以,我认为耀世的倚仗是来自外围,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
  上洛盯着他,“你说的外围,指的是什么?”
  大象额头见汗,但有些话他却必须要说,因为这关系到三剑脉成千上万的剑修,一步走错,万劫不复!
  “其一,深空掠食力量并非天狼一家,胜过他的也一定存在,如果我说天狼人勾结其他掠食者闯回五环,这个可能并非没有,关键是,我们还对此一无所知!”
  三名阳神点头,这也是他们最认可的可能,复仇者带着强援杀回来,在修真历史上的案例不计其数,当天狼人被理智冲昏了头脑,也就无所谓后果不后果,先痛快了再说其他。
  “其二,其他道统?五环道统包罗万象,理论上是应有尽有,但我们似乎忘记了一个很关键,很举足轻重的道统佛门?
  此猜疑没有任何真凭实据,只是纯粹的理论分析,或者,像佛门一样的有底蕴的大道统,信仰,体修,血河,等等,为什么不呢?”
  虽然大象例举了很多,但三名阳神都明白,他说的其实便只一个,佛门!
  因为其他道统和五环的建立就根本没有瓜葛,谁会因为一个所谓丰盛的界域,不远宇宙,亿里迢迢,把道统的未来赌在毫无把握的一局上?
  也只有佛门,他们因为不满五环道家的排挤而远赴皎白,他们是真正有动因,有实力的,这一点大象猜的并非毫无道理。
  但没人应和,这种猜测太大胆,太疯狂,一旦成真,引发人类修真界两大基础最广泛的道统冲突,谁也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大象却在自顾自的继续,“其三,超越主世界修真层次的力量插手,这同样也是个假设,其中迷雾重重,但我以为,耀世天宗的所谓底牌就在这三个方面。”
  三名阳神都在思考,毫无疑问,第一种情况最为可能,第二,三种情况就有些异想天开,佛门敢挑起道佛之战?衰境修士敢私下不可说之地参与主世界修真纠纷?
  “所以你的意思?”上洛问道。
  大象沉声凝气,他是唯一的执行者,有义务提出自己的判断,哪怕这样的判断会让几名阳神师兄不太满意。
  “我意,最起码,我们应该和无上,三清高层通气,不扩散的情况下,做好最坏的打算。
  剑脉的复兴很重要,但不应重过五环的安危,这可能会涉及很多中低阶修士,甚至包括凡人!这不是一个或几个门派势力能承之重,一旦有失,我们担不起!
  而剑脉的复兴,我们还有的是时间!”
  上洛不同意,“时间不多了!那些通过赑屃才晋升真君的修士还能有多少时间?
  最多再有千年,他们就会纷纷凋零!而我们,还会有这么好的,一战而鼎的机会么?”
  ……四人无法轻易做出判断,良久,求已叹了口气,
  “表决吧!”
  “我坚持维持原议!又哪有十拿九稳的计划,而且就算天狼的援兵实力强大,我们也有时间通知各法脉!难不成我们剑脉力量连一拨攻击都挡不住?真若如此,通知谁也没用!”
  上洛坚持道。
  “附议!”
  青帝支持上洛的判断,同样认为这个险值得冒,这些其实都是假设,实际上按照他们漫长生命的经验,就算是天狼人找到了足够强大的掠食势力,别人又凭什么为天狼火中取栗?大概率不过是来一部分罢了,这才是修真界各大势力的正常做法。
  大象深吸一口气,“反对!我认为如果我们不提前通知几大法脉,一旦我们剑脉联盟抵挡不住,法脉绝对是大概率会放任我们在前面死拼,等我们剑脉消耗的差不多他们才会出手!
  这就是提前商量,和自行其是的差别!没有对错,换法脉如此自作主张,我们一样会先看热闹!”
  大家把目光看向求已,每个人都在想,这不会搞成二对二吧?
  求已狡猾的一笑,“老头子弃权!不过我建议,十年之后,我们再做决定!”
  不得不说,求已老头子的选择是很有智慧的,也不近是个拖字诀,同时也考虑了未来可能出现的变化,还有他在话里话外对大象的支持,意思很明确,你们两个不能因为资格老,就不容许别人发表意见!
  上洛苦笑,“老前辈,你无须如此护短,难不成我们两个加起来都快万年的老家伙还不懂忠言逆耳的道理?之所以坚持,不过是坚持的梦想。
  您也知道,在修真界中,有太多的梦想都会因为这样那样的艰难而半途而废!
  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
  求已意味深长,“修士一辈子,在两个阶段最容易犯原则性错误!
  一个是最开始的初期阶段,他们总是在说,我时间多的是,还有改正的机会?结果呢?
  一个是最后的寿尽阶段,他们会说,我时间不多了,总要拼一下!然后呢?”
  四人都陷入沉思!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