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仙风道骨

  “十万块一个月,红色灾害等级的恶魔给我们服务,牛逼!赚大发了!”
  这是业主们的心声,对于江离自作主张带来恶魔的举动,彻底的没了芥蒂。
  当然,面对江离这绝对产权主,他们有芥蒂也没用……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空晴朗起来,阳光洒落大地,让整个世界看起来充满了生机。
  城外,一处山坡上,一个小土堆缓缓升起,随后一根嫩芽破土而出。
  嫩芽在阳光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打开叶子,绽放出一朵小黄花,随后小黄花中多了一只眼睛,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最后竟然口吐人言道“呼……真是个怪物啊,我堂堂蒲公英大人,竟然被人一丢丢死了,丢人啊。还好,我习惯留后手,否则这次死的真冤了……”
  随后这小黄花深吸一口气,他的根系瞬间扎进泥土深处,随后疯狂的吸收四周的营养,他的身体快速生长起来!
  与之相反的是,方圆一公里内的所有植物都在急速的干枯,凋零。
  等蒲公英长大到一米五的时候,他停了下来,拔出根须,甩掉上面的泥土,伸了个懒腰道“土皇也死了,看来,要换个靠山了。嗯……该去哪呢?”
  蒲公英说着话,转身往远处走去。
  他时不时的回头看看湘城,最后摇了摇头嘀咕道“算了,有那怪物在,这里发展不起来了。先去别的地方谋条生路吧,等有实力了,哼哼……”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家伙正在远离湘城,那就是那条灰白相间的恶犬,他仰头看着天,吐着舌头,甩着尾巴,边跑边嘀咕着“太吓人了,土皇都死了,这还怎么玩啊?溜了溜了,嗯……我记得那边的山上有骨头来着,去看看,好歹混口饭吃。”
  说话间,大狗向着一座高山跑去,山顶上,一个高大的石头一分为三耸立在上方,宛若通天的梯子,又如同三尊巨人在俯视众生……
  这一天,程树终于十分不情愿的走进了小区。
  “江离,我好歹也是世界顶级植物大师,你让我种菜?”程树站在葡萄架下,抱怨道。
  江离指着他的嘴道“你把你嘴里的葡萄吐出来再说话,大师咋了?大师不吃饭,吃菜,不吃水果么?再说了,你没少拿好处吧?”
  程树呸了一声,把葡萄籽吐了,嘿嘿的笑了两声,然后岔开话题道“你这葡萄品种不行,回头给你弄点无籽葡萄。”
  江离没说话,笑眯眯的看着他“他们给你啥好处了?”
  程树咧咧嘴道“你咋知道的?”
  江离切了一声道“不给你好处,你能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给我种花养草?而且,你从早上进门开始,嘴角就是挑着的,你当我看不见么?”
  程树顿时嘿嘿的笑了起来“其实也没什么了,就是跟土皇大战那事,多给我分一些功劳而已。”
  江离知道,程树这家伙不好钱,唯独喜欢荣誉。
  难怪他这么高兴。
  江离随手用青铜枪将一串葡萄扒拉过来,摘下来一边吃一边道“那恭喜你了。”
  程树不用隐藏了,顿时笑的跟朵花似的。
  就在这时,程树忽然看向江离手里的青铜枪道“你这个……不是现代的东西吧?”
  江离啊了一声后,道“应该不是吧,你咋知道的?”
  程树凑过来,看了看后,道“这个东西绝对有年头了,怕是比秦朝还要久远,应该是个好东西啊。”
  说到这,江离坐直了身子,将长枪扔给程树道“你掰掰试试。”
  程树接过来掰了掰,结果发现他用尽全力竟然也只是让长枪略微弯曲了一点而已!
  程树惊讶的道“这么硬?!”
  江离点头道“的确很硬,弹性很足,是我目前遇到的所有兵器中最坚固的兵器了。对了,你懂的多,你知道这玩意到底是什么做的么?青铜这么结实,这不扯呢么?”
  说到这,程树将青铜枪放了下来,然后坐在了江离对面,略微沉吟后,道“那可未必。”
  江离顿时来了兴趣“怎么说?”
  程树捋了捋思绪道“别的不说,秦王陵早先出土了一把剑,越王剑。发现的时候,它被巨石压弯呈九十度,就那么支撑了不知道多少年。如果是现代的金属,绝对已经定型了。当时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但是等到大家把巨石挪开的时候,那把剑蹭的弹起,瞬间笔直,剑光森寒,差点伤了人!”
  江离点头道“这个故事我听说过,据说古代掌握了某种现代人都没掌握的技术工艺。难道说我这长枪,也是那个时候的?”
  程树摇头道“不是,我对考古有点研究,你这个上面的纹理,有点像更早期的东西。但是具体哪个年代的我也说不上。”
  江离摸着手里的长枪,忽然觉得,自己似乎赚了件好宝贝,至少是件古董。
  同时江离脑子里闪过土皇的话,这枪似乎是从虞皇山深处挖出来的,很可能是一件陪葬品。
  土皇身上的衣服布料也是从那里挖出来的。
  说真的,土皇别的江离不羡慕,但是那一身结实的衣服,江离真有点羡慕。
  “看来,找个时间要去那边转转了,找点布匹出来,做件衣服,以后我也不用动不动的担心光屁股的问题了。”江离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上次被韩夜一招打的胸口凉凉,还记忆犹新呢。
  两人随意的聊了一会,江离忽然问道“程树,你的能力是怎么来的?”
  程树道“天生的,用大家普遍认可的说法就是异能。事实上,所有守护者都是异能者,大家拥有的异能不同,展现出来的效果也不同。”
  江离道“不对吧?秦老爷子、耿北、卓雷他们那个不是异能吧?”
  程树呵呵笑道“其实……就是异能!”
  “啥?”江离差异的问到,他一直以为对方是修炼内功的高手呢,结果竟然都是异能者!
  程树盘腿坐在椅子上,道“有啥好惊讶的,所谓的什么修炼内功啥的都是骗人的。我从小就觉醒了异能,可以操控植物,后来我老子为了让我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给我找了个内功大师。那老头子传给我一套什么万物生灵决,结果我练了一年,毛的气机感应,毛的引气入体,啥感觉都没有,反而浪费时间。”
  江离惊讶的道“修行没用?”
  程树道“对,完全没用。”
  江离略显失望的道“那秦黄泉他们是怎么回事?”
  程树解释道“异能也分很多种类的,例如我这种,可以操控植物在体外施展;例如红招需要借助特殊的道具才能在体外施展;又例如千莫需要各种武器才能施展;而秦老爷子天生掌握一种近乎幽冥的力量,这种力量在体内游走,根本无法外放。后来他配合武功修行法门,利用那个法门成功搬运了这种力量,并将其转化成可施展出来的力量,这才有了他的通冥拳劲。
  耿北、卓雷也都差不多。
  因为他们的确是运用了功法的搬运和施展手段,以及各种攻击技巧,所以大家也认可他们武道大师的身份。”
  江离听到这,这才对这个世界的力量有所了解,心中略显失望的行道“闹了半天,都是异能啊……”
  正当两人说着话呢,大门口处忽然响起一声大喝“听说这里有恶魔,老夫来试试!”
  江离和程树顿时一愣,起身,站在房顶上往大门口看去,只见一三尺白髯怀里抱着一把长剑的老人站在门口,颇有几分古代豪侠的气势。
  江离一边吃着葡萄一边问道“你认识么?”
  程树摇头道“没见过啊……”
  于是江离喊道“老人家,你谁啊?走错门了吧?”
  江离和老人这么一喊,这小区里的居民都探出头来看起了热闹。
  “这老人看起来像个高手啊。”
  “高手个屁啊,恶魔潮的时候怎么没见他出来?”
  “也许是从外面来的。”
  “管他呢,看热闹。”
  “你们说谁能赢?”
  “咱们这下去,可清一色红色灾害等级大恶魔,这老头,怕是连我们的清洁工都干不过。”
  “有道理……”
  大家一看是人,远没有看到恶魔的时候那么恐惧,所以说话也是肆无忌惮,声音都不小。
  老人听到后,冷哼一声道“我是本地人,只不过前一段时间有所感悟,闭关苦修,终于有所成就。可惜,等我出来的时候,恶魔已经死光了,我想施展一下拳脚都没地方施展。刚好听到此处有恶魔,过来讨教一二,不知此地的主人可愿意赐教?”
  江离一听顿时乐了,坐在楼顶上,喊道“老人家,你是啥异能啊?”
  程树则道“老人家,这里的恶魔可不是一般的恶魔,你要是想知道自己实力怎么样可以去守护者组织做鉴定。”
  老人一听,皱眉道“我又不是异能者,鉴定个啥?”
  江离和程树愕然。
  程树笑着对江离道“他应该还不清楚自己的能力是怎么回事,的确有一些先天异能者,因为能力比较弱,一只没感觉。后来修炼了一些引导法后,就能施展了。都以为自己是武道高手,其实还是异能者。”
  江离也这么认为的,于是道“老人家,你想怎么个打法啊?”
  “随你们怎么打!”老人颇为自傲的道“我少年练剑,苦修数十载,终于在前几日有所感悟,领悟了无上剑道。今日,但凡你们施展手段,我自一剑破之。”
  江离眉毛一挑道“嘿,老头还挺狂的。”
  于是江离一指骑在假山上的清洁工癞蛤蟆道“蛤蟆,你去跟他比划比划。别伤人啊!”
  大蟾蜍一听顿时乐了“这老头,我怕一不小心打死他。”
  老人一听,顿时不爽了,抬腿一跺脚,嘭的一声,脚下的水泥地震裂开了。
  江离道“看样子是真有几分本事啊。”
  蟾蜍却不以为然的道“踩碎个地面算啥?来来来,我让你……算了,我先动手吧。”
  蟾蜍原本还想装个逼,学土皇那让三招的,后来想起来土皇因为让三招被人打死了,于是赶紧改口了。
  说话间,蟾蜍也不用任何手段,直接冲了过去,巨大的拳头直接砸向老人!
  老人眉毛一挑,寒光一闪!
  众人只听一声剑鸣声响起!
  接着……
  众人看到老人单手持剑一个纵身冲向了蟾蜍,速度竟然很快!
  蟾蜍咧咧嘴,忽然变拳为掌,一巴掌拍过去……
  啪!
  老人被蟾蜍一巴掌拍飞了出去,空中翻翻滚滚落地后,半天没起来。
  众人见此,顿时沉默了……
  随后……
  切!
  “还以为是高手呢,结果连一巴掌都挡不住。”
  “一剑破之,哈哈……牛逼,哈哈……”
  ……
  房客们纷纷大笑。
  不过楼顶上的江离和程树却是一脸惊讶之色,对望一眼后,江离道“那力量似乎和你们的都不太一样。”
  程树正色道“好像不是异能,我去看看。”
  说话间,程树嗖的一声窜了过去。
  江离则直接从楼上走了出去,大树恶魔十分懂事的将枝干递了过来,托住江离的双脚,将江离送到了老人跌倒的地方后,江离再次走了下来。
  这时候程树已经检查完老人了,抬头道“他只是昏迷了,不过他体内的确没有异能。异能这种能量,是精神能量的变种,一般情况下是凝聚于脑海中。但是老人脑海中只有一点剑意而已,反倒是他的丹田处有一股能量,很纯净……”
  江离看向老人的丹田道“丹田?内功?”
  程树摇头道“不清楚,也许是异能的变种能量也说不准,我带他回去检查一下,很快就会有结果了。顺便帮他治疗下伤……”
  江离点点头道“去吧。”
  程树走后,江离摸了摸下巴,问黑莲道“你也检查了,啥结果?”
  黑莲摇头道“不是恶魔的能量,也不是程树、千莫他们那种精神能量,而是一种特别的能量。这能量有点像什么呢?我不好形容,因为他品质太低劣了,跟程树他们的能量一样,无比的低劣!松散,不凝聚,纯度也不高,利用效率低下……”
  前面的话江离听了,后面纯粹装逼的话,江离直接无视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