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自以为是的局

  江离刚想跳起来看看四周的位置,猛然想到自己的力量增强太多了。他也不敢用力了,轻轻的点了点脚尖……
  轰!
  江离一飞冲天,就跟火箭似的……
  这一下子江离窜上了数万米的高空,江离环看四周后,深吸一口气“我现在力量到了,风之大道也领悟了许多,在这个世界上我应该可以飞了。沉着冷静,努力去控制自己的力量,和这个世界的道则产生共鸣……”
  江离努力眯着眼睛,集中精力。
  就在这时,一只野鸭拍打着翅膀从他面前飞过,同时还不忘用那鸭子眼睛斜了江离一眼。
  “看个屁啊!没看过飞人啊?”江离张嘴就骂,结果一张嘴,一口气吹出,那鸭子毛瞬间就没了……
  “嘎嘎嘎……”野鸭子被吹的翻翻滚滚的往远处坠落下去。
  江离想要去追,结果一用力直接窜了出去,江离努力刹车,然后往回用力,结果又冲过头了。
  就这样,江离以一个z字型在空中来回冲刺抓一只翻滚的没毛鸭子……
  最终鸭子掉在了地上,摔死了。
  江离站在鸭子的尸体边上,含着热泪道“抱歉,你安息吧。”
  江离挖了个土坑,正要埋上,忽然皱眉道“蓝星都讲究环保了,不让土葬。虽然这个世界地大物博,但是环保这事应不以恶小而为之才对。
  对,不能土葬,改火葬!”
  于是奖励在土坑下面挖了个洞,柴火塞了进去,然后将鸭子也塞了进去,一把火点燃了。
  江离起身行礼道“鸭子兄,一路走好。”
  然而当江离站直身子准备走的时候,忽然鼻翼嗅了嗅,不嗅还好,这越闻越香……
  最终,江离和黑莲坐在那,含着热泪把鸭子挖出来,撒上油烟辣椒面,吃了个满嘴流油的早餐。
  “嗝……吃饱喝足了,我再试试!我就不信了,你当初力量是借来的我尚且能运用自如,现在我还运用不好了?”江离一跺脚,冲上天空,然而开始努力操控着力量,让自己在空中飞行……结果飞是飞了,但是变向成了难题。速度太快了……
  江离一张嘴,一口罡风灌进嘴里,只觉得一股气冲进了肚子里,顺着肠子直奔后面去了。江离一个没忍住,用力一挤……
  轰!
  一声炸雷响起,宛若晴天霹雳……
  大地上,一些农民看着干旱导致的快要枯死的秧苗,一个个的愁眉苦脸。忽然听到雷声,一个个的激动的仰头看天……结果一片云都没有。
  “不对呀,这么大的雷声,咋一片云也没有呢?”有老人嘀咕着。
  远处一座城市里,一男子跪地对着一名女子发誓道“我发誓,我对你是真心的,如果是假的,就让雷劈死我吧!”
  轰隆!
  “哎呀我操!”男子吓得手一抖,花直接掉地上了。
  女子见此,一跺脚道“老天爷都不信你的鬼话,再见!”
  男子欲哭无泪,仰头看天,然后忍不住哀嚎道“老子是看万里无云才这么发誓的,怎么还有雷啊?”
  这些声音都被江离听去了,因为他的六识现在更加可怕,而且还掌握不好,一会听这,一会听那……声音乱七八糟的,人都快崩溃了。
  不过听到这几段的时候,江离真的是欲哭无泪,现在他放屁都不敢太用力了,这还是人过的日子么?
  !
  经过半天的折腾,江离总算能处理好他的六识了,同时能够控制自己的力量,勉强走路……但是也要小心翼翼的才行。
  “还去韩国么?”黑莲问。
  江离看看自己的双手,随后眼中精光一闪道“我现在这状态,到哪都是祸害。横竖是祸害,干嘛在这祸害跟我无关的人啊!走,去韩国,祸害他们去!”
  黑莲哑然,不过仔细想想,貌似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啊!他不得不佩服,江离这脑回路真的跟一般人不一样。
  与此同时,韩国皇城议事厅内也是议论纷纷。
  身为韩国三位大夫的两代元老韩年直言道“陛下,江离这件事情还请三思而后行。
  此人来历神秘,他说他来自大山中深处,但是,什么样的山能养出如此强大的高手?他才二十几岁,已经可以一人独战三尊亚圣,甚至杀之。
  这样的人才,哪怕是强大如秦国,赵国,齐国,楚国、魏国,这么多年也没见到几个吧?
  此子来历神秘,很可能背后有强大的靠山,所以才敢公然对一个隐世宗门。这件事,还请观后再行。”
  韩年三尺长髯,宛若关公,面色凝重,眸子里尽是担忧之色。
  大殿之上端坐着一位身穿龙袍的中年男子,他是韩皇,韩国的皇帝,韩武皇。
  韩武皇面色冷冽的看着韩年道“爱卿平身,你所言之事,朕已知晓。但是你可知道,江离很可能涉及到长生大道,面对长生,谁又能视而不见?
  秦国,赵国,齐国,魏国,这些国家哪一个帝王会真的视而不见?
  他们没有出手,就是因为他们谨慎,他们在等,他们在看,若是一切都被证实,那还有我们什么事儿?
  我是在赌,我也只有这一次赌的机会,江离弱真的和长生大道有关,只要拿下他,先一步得到长生法,参悟长生大道。那时,众生生死尽在我的掌握当中,这天下,谁能拦我?
  韩年闻言,叹息道“陛下,您这是在玩火啊,若是江离真的和长生大道有关,他守不住的大道,难道我们韩国就能守得住吗?大道不横空人无永生,大道若横空必有灾祸,这是古训啊!”
  嘭!
  咔嚓!
  韩武皇拍案而起,怒道“朕意已决,休要再提!”
  韩年不退让,依然喊道“陛下还请三思啊。”
  韩武皇一挥手道“你回家养老吧。”
  韩年依然不退缩,继续道“陛下,那江离就是个疯子,一旦知道我们插手此事,必然会对我韩国动手,甚至直奔京都而来,这是为我韩国增添祸患啊。”
  韩国皇帝还没说话,只听外面一声大笑响起“不怕江离来,就怕江离没那个胆子!我倒是希望他有这个魄力,直接杀到韩国来,他若来,我必杀之。”
  众人闻言看去,只见一名气度不凡的男子,带着一群人,缓缓走来,众人一看顿时愕然,来人竟然是风门主风斩!
  以及火宗亚圣火琉璃,蜀山剑宗无畏剑仙方无畏!
  身后还跟着其他来自各大势力的亚圣,一共十尊亚圣联袂而来,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震撼了。
  随后众人看向了韩年,眼中尽是嘲讽之意,这么多高手,齐聚韩国都城,他们还怕那江离来袭?
  有人直接笑道“韩大夫,十位亚圣坐镇,再加上我韩国底蕴,江离若是真来了,只怕看一眼就要腿软了。”
  众人哈哈大笑……他们对于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
  到了这时候大家已经看明白了,这本就是个局!韩国站出来直接当靶子,就是为了吸引江离过来……
  “引君入瓮,瓮中捉鳖。江离若是来了,必死无疑。”有人哈哈大笑“计谋虽然简单,但是……越是简单越容易奏效。江离来,则杀之,不来则谋之。妙哉,妙哉!”
  有武将直接上前道“韩大夫,你真是越老越活回去了。我韩国可不是软柿子,或许在其大国当中拍在后面,但是我们的实力,也不是随随便便一只阿猫阿狗能够挑战的!
  虽然圣人都不在,但是亚圣,我们韩国也有!更何况,还有击刹驻扎在王城。如今又有强援,那江离不来则以,来则杀之便是,何惧之有?”
  一名年轻的武将跟着笑道“都说那江离如何凶悍,可惜之前一场大战因为我在闭关,错过了。不过我也有所听闻,那江离自身本事其实并不能压制三位亚圣,只是有些独特的手段,打的三位亚圣措手不及而已。
  更何况,三位亚圣又不是死在他的手里,而是死在那函谷关里的地狱恶魔手中。
  说白了,江离远没有传闻中的那么可怕。
  他若是来了,我愿意与之公平一战,斩他首级献予陛下。”
  说话的是一名身穿黑金盔甲的男子,男子面容冷酷,如同刀削一般的面庞上,一双眸子里精光闪闪。
  风门门主风斩闻言,看向了此人,笑道“这位将军可是武威将军暴赦?”
  暴赦拱手道“正是在下。”
  听到这个名字,火琉璃的美眸都看向了暴赦。
  火琉璃人如其名,一头火红色的头发,身体宛若琉璃一般雪白晶莹,一身红色紧身裙子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她虽然没有排入当世十大每人当中,却也排在第十二位上。
  她的身材成熟妩媚,但是她的俏脸却仿佛顽固不化的寒冰一般。看身材是烈火,看脸是寒冰,那种极大的落差对比冲突,让在场的所有男人都忍不住偷看几眼。
  火琉璃看过去后,暴赦就如同嗷嗷的孔雀一般,瞬间就仰起头开屏了,微微拱手,让袖子里的一枚飞镖亮了出来。
  火琉璃微微一笑道“早就听说,韩国第一名将暴鸢有子名叫暴赦,十岁入道,十五岁拥有自己的领域,二十岁踏入亚圣行列,乃是当世天才之一。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火琉璃笑道“你这飞镖可是传说中的天神炳灵公的火龙标?没想到,你竟然得到了炳灵公的传承,难怪这么年轻就踏入了亚圣行列。”
  听到火龙标三个字,一直低眉垂首,一副不想和大家打交道的蜀山剑宗的无畏剑仙方无畏都看了过来,深深的看了一眼暴赦后,微微点头道“竟然能够得到天神传承,着实不易。”
  方无畏的评价可以说是夸赞,也可以说是点评,远没有火琉璃的夸赞那么顺耳。在女神面前,暴赦怎肯落了自己面子?于是一仰头,见礼道“前辈所说的即是,区区一枚火龙标而已,的确算不得什么。不过这火龙标杀个亚圣,还是很轻松的。”
  此话一出,方无畏的脸色有些难看,因为谁都听的出来,暴赦这是在针对他呢。
  方无畏冷鞥道“法宝再厉害,也要看用的人如何。”
  风斩打圆场道“好了,两位已经认识了,是不是也介绍一下其他人?”
  其他的亚圣也纷纷开口,这才将两人的尴尬气氛缓解。
  火琉璃美眸一转,轻笑道“诸位,好了,别演戏了。都不是小孩子了,既然两位看彼此不顺眼,那就比比看呗?”
  此话一出,风斩皱眉,他是拉人来助战的,可不想闹事。
  韩武皇也皱起了眉毛,不过还是问道“琉璃仙子所说的比,是怎么个比法?”
  暴赦也急着在火琉璃面前表现,朗声道“我也好奇怎么个比法,不比比,怎么知道长江后浪拍前浪?”
  方无畏也被气到了,冷哼一声道“你想怎么比,尽管说,我接着便是。”
  火琉璃笑道“很简单,大家的目的不都是那江离么?那咱们就比比,谁先抓到江离,或者谁先斩下江离的脑袋!先一步赢,满意不输。如何?”
  “好,这个赌局不错。”韩武皇开口。
  帝王开口,这个赌局基本就定下了。
  况且,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无论是急着在女神面前表现的暴赦还是十分不爽的方无畏,现在都只能应下了。
  火琉璃见此,微微一笑,对暴赦道“将军,那江离可不好对付啊……”
  暴赦看着眼前的绝世尤物,一时间意气风发的道“区区一个江离,若是真来了,我只手镇压!若是不来,择日我便去寻他,斩下他的头颅挂在城门上,让世人明白这江离不过是个笑话!”
  韩国的武将们闻言,纷纷笑了,直呼暴赦将军勇武盖世……
  但是笑着笑着,他们的表情忽然僵住了。
  就在这时,一声呼啸声响起,如同天雷一般划破长空滚滚而来!
  “什么声音?”有人问。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