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0章 下跪求饶也没用

  剩下的两个女人中,一个是一家中型公司老总的女儿,另外一个和说话的这个女人一样,也是某一个公司职位不低的主管。
  不同的是,她不是陪同老板出席,因为老板有事,临时让她和公司副总一起出席。
  正是她,是季修北的粉丝。
  至于中型公司老总的女儿,因为她已经公司副总,此次是代表出国度假的父母单独出行。
  三个人无一不后悔出席这宴会。
  要不是出席这宴会,她们就能躲过这一劫。
  中型公司老总的女儿因为单独赴宴没有陪同,所以此刻才无人可靠。
  其他两位虽然有男伴,但男伴害怕牵连到自己和公司,并没有站出来为她们出头。
  了解了这三人的身份,晏列心里有了数。
  这会儿,三个女人最害怕的就是晏列不说话。
  他越是不说话,她们心里就越是没底。
  “晏董,季董,求你们大人不记小人过,行不行?我们真的不敢了!”
  脾气不好的女人说完,另外两个女人也你忙不迭开口。
  尤其是中型公司老总的女儿,她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
  其他两个女人最多就是丢工作,但她不一样,她很可能会牵连到自家的公司。
  她带着浓重的哭腔说,“晏董,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找季先生和晏小姐的麻烦了!”
  四位父母对她们说的话无动于衷,还是晏列先开口,“希望三位能明白,哪怕今天当事人不是我女儿和女婿,就算是其他人,三位也不该在宴会厅当众闹事,砸我的场子。”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