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1章 懊恼的只想撞墙

  “我……”
  靳裕雅女士一时语塞,顿了几秒才道,“我不是担心他一个大男人不会照顾人嘛……”
  “如果醉的人是修北,我倒是会担心小兮不会照顾人,但醉的是小兮,你担心的情况不会发生的。”卞静娴女士自信道。
  “???”
  靳裕雅女士吃惊的看着卞静娴女士,“对我儿媳妇这么没信心?”
  “……我这是对她太有信心了。”卞静娴女士幽幽道。
  靳裕雅女士“???”
  “好了,走吧,时间不早了,我们早点儿休息。”
  就在卞静娴女士要拉着靳裕雅女士走的时候,突然,季修北和晏兮的房间传出晏兮气愤的声音。
  “季修北你这个大混蛋!!你别碰我!离我远点儿!”
  当即,卞静娴和靳裕雅两位女士震惊的对视,脑子里同时浮现出某个不可言说的想法儿,就连走在前面的两位父亲也在脊背一僵之后停下了脚步。
  “不是吧?”回过神的靳裕雅女士忍不住低呼,“北北这么禽兽的么?兮兮还醉着呢啊!”
  其他三人“……”
  我们都懂,你何必非要说出来?
  “我们应不应该做点儿什么?”靳裕雅女士试探性的问了句。
  就在卞静娴女士犹豫的时候,两位父亲突然同时开口,“非礼勿听。”
  卞静娴女士“……”
  靳裕雅女士“……”
  两人对视一眼,只得不舍的迈出了前进的步伐。
  房间里的季修北和晏兮对门外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几分钟之前,晏兮想起自己如何把她和季修北的关系公开的之后,懊恼的只想撞墙。
  但她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要是一头撞死了,谁给他健忘的老公养老送终啊?
  对,她不能死,不能死……
  既然不能怪自己,那怪谁呢?
  当然是怪她老公啊!
  逻辑链毫无问题的晏兮瞬间将矛头对准了季修北,气吼吼质问道,“季修北,你为什么不拦着我?为什么?”
  季修北“?”
  顿了片刻,他倒是也十分诚实的认错,“怪我,是我没拦住你。”
  “那你的意思是怪我疯狂的让你拦不住喽?”晏兮小眉头拧死,质问的意味更浓重。
  季修北试图靠近小姑娘一点安抚她的情绪,却不料,她立马就从沙发上跳起来,大吼道,“季修北你这个大混蛋!!你别碰我!离我远点儿!”
  他们怎么会想到,晏兮这句话成功让经过的四位父母同时想歪。
  “……”
  季修北无奈又无语的仰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姑娘。
  晏兮也在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胸口起伏的剧烈,显然被气得不轻。
  好一会儿都没等到季修北开口,晏兮不耐烦的催促,也更生气了,“你倒是说句话啊你!现在怎么办?我们要怎么收场?”
  “宝宝,你先坐下,听我慢慢说。”
  季修北不忍小姑娘气的小脸儿通红的模样儿。。
  “我还能坐得下呢?我马上就要被你的老婆粉手撕了你知不道?”晏兮越是说,越是懊恼气愤。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