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九六章 不负责番外:柳承司

  傅玉筝转而一想,便明白男人的想法了。
  莞尔一笑,随后便不再提。
  他们家的家风,不会强硬替后辈铺下以后要走的路,而是相对的放他们自由。
  由着他们去做什么,只要正正当当,光明磊落,做什么都行。
  他们家,不缺繁花锦簇。
  私塾设在方圆县清风山脚下,占地很小,不过几亩地的大小。
  柳承司特地选的这里,一确实是因为想帮一帮这里挣扎在底层的穷人家孩子,二则是因为这里离家近,什么时候想家了,坐马车几个时辰就能回到。
  要去京城也方便,方圆县紧挨云州城,到达云州码头,也只需要两个多时辰。
  私塾竣工那天是八月,家里长辈们托小辈送来了贺礼。
  巴豆红豆豌豆等人也都赶了来为他庆贺。
  “清风书院。”豌豆念着书院门口牌匾上四个大字,晃着脑袋煞有介事,“一身傲骨,两袖清风,好名,应景啊”
  “哈哈哈可不就是应景吗表哥开这私塾,收的那点子束脩只怕不够他身上一条帕子值钱,不过,精神可嘉。”巴豆点头,对表哥真心佩服。
  但是于他,他肯定不会干这样的事。
  让他动拳头随时可以,教书育人他只怕自己误人子弟,没那耐心。
  “别站在门口了,都进去吧。”柳承司拍拍几个人脑袋,把人往里领,“以后我就住在这里,你们想来找我随时过来。今天来的都是自己人,我就不请你们去酒楼了,自己弄点清粥小菜,稍事庆祝即可。”
  “承司哥,你这做了教书先生,咋人也变得小气起来了”真看到饭桌上一盘粥几碟咸菜的时候,钱庄有些傻眼,“没穷成真要吃粥的地步吧”
  他都想往外掏银票拍到男子身上了。
  多可怜哪
  他们柳家大院的人,没哪个这么可怜过。
  “别贫了你们几个,坐下来,慢慢吃。”柳承司抬手,做出拍脑袋的动作,吓得一行几人忙坐下来自己拿碗添粥,他这才解释到,“我手头上银钱都拿来建书院了,剩下的一小部分暂时不敢乱动,整个书院不可能一直就我一个人教书,总要慢慢请人,钱全得花到刀刃上。”
  “银子而已,要多少说,我有”钱庄就想去掏银票。
  被柳乘舟一个眼神过来,手立马从怀里抽出,没敢拍钱。
  “这是我自己的事,没想靠家里,日后真要什么资助,才跟你们开口。”柳承司没想过要家里的钱,投进书院的全是他这些年攒下的私房。
  能做到哪一步他不知道,人生不过尽力而为。
  柳家小辈个个皆是通透的,得了他的解释,不再纠结这些,把话题转到了书院上。
  不算大的书院,里头人笑声大了,飘出门口,路过的人能隐隐约约听到。
  一辆马车从书院门口经过,听到外面飘来的笑声,着马车缓了速度,白皙修长手指将马车窗帘子挑起一角,帘子后露出的眼睛若秋瞳剪水,承一汪清泉。
  “清风书院怎的突然就多了座书院来”
  闻听里面郎朗笑声,那双眼睛露出玩味,有空,或可去看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