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杀意

  被夜色完全笼罩的机舱里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细微的光芒将陈方青的脸色照耀成了一种阴沉至极的青绿色,看上去阴沉而恐怖。
  气氛压抑而凝重。
  李华成坐在陈方青对面,看着荒漠监狱的方向,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呼”
  长长的出气声中,陈方青的身体略微放松了下,脸色也逐渐变得正常。
  李华成笑了笑,声音平和道“不用介意,李天澜,不是普通的年轻人,王圣宵也不是。”
  陈方青咬了咬牙,闷闷的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今日荒漠一行,可以说是他政治生涯中最大的污点,先后被两个年轻人直接顶撞,一个在讨论他的生死,另一个更是直接质疑他的立场,陈方青不止一次想要不顾一切的翻脸,但最终却都忍了下来。
  因为李天澜他动不了。
  王圣宵也动不了。
  最起码今日在荒漠,相对私人的场合中,面对那两个年轻人,对方如果打定主意不给面子的话,他只能干吃亏。
  对方不是普通的年轻人。
  两人一个在监狱修身养性。
  一个背负着王氏艰难前行。
  这一对年轻人,早已不是靠着长辈而嚣张跋扈的纨绔,他们的权力和能力都已经可以让他们站在中洲最巅峰的高度上,即便是面对他这位首相,也能保持着相当超然淡定的心态。
  陈方青闭上眼睛,深深呼吸一口,才自嘲一笑道“老了。”
  “些许委屈,如果能对大局有益的话,无妨的。”
  李华成想了想,轻声道。
  陈方青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可以理解这话的意思,甚至他本身就是这样一个人,这确实是一位将中洲利益看得重于一切的首相,身为中洲的二号人物,身为太子集团的领袖,不是谁都有魄力断然打掉自己集团的一位议员的,这事陈方青就干过,他或许也有私心,但大是大非上,这么多年来却从来不曾含糊过半点。
  只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尤其是这段时间,他的心态也逐渐开始失衡。
  那是手握大权很久之后即将要失去权力的不舍,焦躁,以及忐忑。
  中洲和北海的博弈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议会和李天澜的谈判也到了关键时刻。
  各种各样的事情,不断变化的形势,暗流涌动,风起云涌。
  但说到底,还是因为明年的这个时候。
  中洲的大换届。
  这是真正的焦点。
  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在这一次换届中落下帷幕,最起码也会暂时安静很长时间。
  而今年到明年,是陈方青任期的最后一年。
  陈方青真的很想做一些事情的,因为相对于明年很有可能连任的李华成,他的时间真的不多,尤其是李天澜,他甚至可以说极为迫切的想要让李天澜答应他们的条件。
  这样一位可以为中洲效力数十年的天骄,陈方青做梦都想让他跟中洲紧紧绑在一起,毫不夸张的说,如果今日李天澜可以答应他们的条件的话,那么接下来打掉昆仑城让东皇宫上位,陈方青会是真正的主力。
  打击北海,绑住李天澜,这是陈方青未来一年内最大的诉求。
  做好这件事情,足以奠定中洲未来几十年内的格局。
  “明年之后”
  陈方青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李华成微微叹息,眼神也有些苦涩。
  明年是陈方青的第十年任期。
  而对于东城无敌而言,这却是他的第五年任期,以东城无敌在中洲军方的威望与战绩,除非出现了天大的意外,否则没人任何人可以阻止他的连任。
  中洲议会议员,理事,军部常务部长。
  如今各大理事明确排名的话,总统,首相之后,东城无敌位列第三。
  而明年之后,陈方青退下去,新的首相不可能排在东城无敌前面。
  那时的东城无敌就成了中洲的二号人物,排名仅次于李华成,而因为军方的特殊性,军部的主要领袖退休年龄可以适当的放宽,李华成下一个五年必然会退下去,但东城无敌却并不一定,这也就注定了东城无敌在明年之后会变得比现在还要强势,豪门集团也会更迅速的度过洗牌之后的虚弱期,成为以李天澜和邹远山为首的豪门集团。
  而内阁首脑的位置,至今还没有定论,这个位置甚至已经成了各方竞争最为激烈的战场,太子集团,豪门集团,学院派都有野心,也都有拿得出手的强势人物,本来如果北海不发生意外的话,这个位置应该是属于北海议长文思远的,如今文思远虽然风雨飘摇,但也不能说他对这个位置就没有丝毫的竞争力,如此一来,局面变得更加复杂。
  如果最终拿到这个位置的是学院派还好,李华成和新的首相完全可以制衡东城无敌。
  但随着李华成留任,学院派的机会已经不大,而豪门集团的那位,很难跟李华成形成真正的默契。
  这个位置如果要落在豪门集团或者东南集团手里,那就更是一场噩梦,接下来李华成甚至要面临比现在还要艰难的局面。
  “上王青雷?”
  陈方青思索了很长时间,才试探性的问道。
  李华成的苦笑终于不再掩饰,微微摇头“他可不是你。”
  陈方青默然。
  王青雷如今的资历是够了。
  但他不是陈方青。
  也就是说他不愿意上这个位置。
  他的目标极为明确,就是五年之后的总统位置,怎么可能提前五年去做首相而放弃那个位置?
  “李天澜是关键啊。”
  陈方青轻声叹息“可惜了。”
  如果能够绑住李天澜的话,确实可以改变很多很多的事情。
  但李天澜并没有表态。
  “没表态,也不见得是坏事。”
  李华成静静到“起码我们现在还有时间去运作,就是不知道北海王氏开价如何。”
  “王月瞳”
  陈方青突然问道“还是找不到吗?”
  李华成眼神一凝。
  两人再怎么默契,这个问题也有些太过敏感了。
  他深深看了陈方青一眼,摇摇头“找过,但没有消息。”
  “北海王氏最大的价码,估计也就是在王月瞳身上了。”
  陈方青低着头,慢吞吞的说着。
  一抹极为锐利的杀意在他的眼眸中一闪而逝。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