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二度破阵

  江湖争斗有两种,一种是决生死,一种是分胜负,决出生死便是无所不用其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那是真正的厮杀,而分胜负则要讲究规矩,点到为止。此时李玄都遇到的情况,便是要分出胜负而不是决出生死,所以李玄都也不急于抢攻,等着这四十九人摆好阵势。
  只见众多太平宗弟行动有序,或前或后,先结成小阵,小阵如同一体,再结成大阵,自天枢以至摇光,声势实是非同小可,将李玄都围在中间。若是人手足够,还能以七个“七曜星罗阵大阵”再次结阵,共三百四十三人,那便是“七曜星罗周天大阵”。
  李玄都浑然不惧,仍是负手而立。众多太平宗弟子手中剑斜斜指地,凝视着李玄都,默不作声。
  为首之人大喝一声,霎时间,四十九人一起隐去,化作沧海一粟,然后出剑,人不知在何处,只听得破空之声堪比沙场上的万千箭雨,不但激起一阵疾风,而且剑光交织成一张天罗地网。
  为首之人大声道“请紫府剑仙出剑!”
  李玄都并不答话,仍是空手迎敌,身形一转,迎向位于天玑位的七人阵法,双手结成“大宝瓶印”,平推而出,迫使七人现出身形。那七人瞬间列成一线阵势,剑交左手,齐出右掌抵住前方同伴的后背,以七人之力挡了他这一招。不过金刚宗的“大宝瓶印”乃上成之法,不是笨拙,而是大巧若拙,实是天下间第一等的用力法门,层层相叠,刚柔并济,初时刚劲如山崩海啸,让人难以抵挡,这七人奋力挡住了李玄都的第一重刚劲,却不料还有第二重柔劲,如白蚁啃穴,使千里长堤崩溃。
  七位先天境高手结成的“七曜星罗阵”立时告破,七人踉跄后退,更有甚者,直接一屁股坐倒在地。虽然七人立时跃起,重新结成阵势,但个个狼狈不堪,面带羞惭颜色。
  跟随白绣裳观战的沈长生见此情景,不由在心底暗暗叫好。他虽然是太平宗之人,却与这些同门并不熟识,这段时日以来,还受了许多排挤,他与李玄都熟识,而且李玄都救过他的性命,他自然是希望李玄都能赢。
  在李玄都瞬间破去一个小阵之后,其余人等无不心惊,为首之人长啸一声,带动另外六阵,重重叠叠连在一起,向李玄都挤压而来。料想李玄都的境界修为再强,也不能以一人之力硬撼四十九人之力。
  这便是江湖宗门的可怖之处了,任你个人境界修为再高,也怕旁人群起而攻之。就算到了地师那等境界修为,可以一人独战三大造化境,若是被七位造化境高手围攻,也有身殒之忧,李玄都在不用“人间世”的前提下,的确不好硬撼四十九人,而且他怕后面还有其他对手,也不想在此损耗太多气机,于是身形一转,避其锋芒,开始游斗。
  太平宗中既然布下这座“七曜星罗大阵”,就是因为这座阵法严谨,只见得剑光如水,人影似潮,此来彼去之间,阵势渐渐收紧,从空隙之间奔行闪避越来越是不易。身在其中的李玄都只觉得压力骤增,四面八方都是敌手。
  一瞬间,有二十八剑朝李玄都攻来。李玄都身形一晃,一尊高有六丈的观音法相生出,拔除众生之苦,面带慈悲。与金刚宗、静禅宗的金色法相不同,这尊观音法相通体洁白,初时观音只有双手合十,然后背后生出四手、八手、十六手,转眼之间,这尊观音法相已是有三十六手之多,而这尊观音法相的手上没有任何佛家法器,也不见柳枝净瓶,只有一柄柄形态各异的长剑,或古拙厚重,或轻灵单薄,或扭曲如蛇,都无一例外散发着凛冽剑气。
  白绣裳曾经传授李玄都部分“慈航普度剑典”,立时认出这正是“百剑观音”的第三重变化,眼神中不由流露出激赏之色,没想到李玄都的进境竟是如此迅速,如此资质,不愧是李道虚最为看好的弟子。
  虽然李玄都的造诣远逊于白绣裳,观音法相只有三十六手,但应付此时局面已经足够,观音法相现世之后,三十六手轮转,三十六剑随之而动,任由太平宗弟子的剑气涌来,一剑对一剑,剑影绚烂,金风四溢,剑气浩荡,纵横交织出一张细密剑网,与“七曜星罗大阵”相撞,不计其数的金铁交鸣之声响成连绵一片。
  “百剑观音”的玄妙之处在于剑法剑势之繁复多变,实到了一种难以想象的地步,三十六剑便是三十六种剑法,或大开大阖,或以慢打快,或如梨花绽放,或如疾风劲草,或古拙凝滞,或迅如雷霆,似清风明月,又似金戈铁马,时而剑势如大江大潮激荡三千里;时而剑势如小桥流水绵绵不绝。一众风格迥异的剑法由观音法相同时施展,糅合一处,不见半点冲突,极变化莫测之能事。江湖高手练成三十六路剑法不难,难的是一心多用,同时驾驭三十六路迥然不同的剑法。
  众多太平宗弟子何曾见过如此玄妙招数,有七人收剑不及,被绞入剑网之中,七柄剑立时从中断为两截。法相所化长剑都是以气机所化,并非什么神兵利器,只是李玄都的气机太过雄厚,才将这七剑一起震断。
  七名太平宗弟子大惊失色,只一呆间,旁边两个相邻“七曜星罗阵”立时转上,挺剑相护。观音法相并不管敌手如何变化,只管运转剑法,以手中之剑与十四柄长剑相交,使得这十四剑被悉数定住,纹丝不动,继而用出张海石的“四海潮生剑”,剑势如海啸怒潮,十四柄长剑尽皆断折,无一幸免。
  十四名太平宗弟子惊骇无比,急忙后退。
  为首之人大喝一声“你如何会慈航宗的剑法?”
  话刚出口,他便后悔自己多此一问,李玄都这次登山,由白绣裳陪同,可见他与慈航宗关系不浅,这慈航宗的剑法自然是白绣裳教给她的。
  李玄都并不答话,以“百剑观音”为根本,一连变化当世三大剑诀,又夹杂有补天宗的“天问九式”、张海石的“四海潮生剑”、宋政的“天地任我行”,甚至是许多李玄都自悟的剑招。但见左边天权位的“七曜星罗阵”挡他的“太阴十三剑”,右边玉衡位的“七曜星罗阵”挡他的“北斗三十六剑诀”,他招数未曾使足,中途忽变,“太阴十三剑”变成了“北斗三十六剑诀”,而“北斗三十六剑诀”却变成了“天问九式”。他以“百剑观音”使不同剑招已属难能,而中途招数变化,众太平宗弟子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哪料得到倏忽之间他能如此变招,变阵不及,立时显出散乱之象。
  李玄都继续出剑,不像是与人斗剑,倒像是独自练剑,只是剑招练了一遍又一遍,偶尔兴起,便换一套剑法,不多时后,除了七名归真境高手之外,其余四十二人手中长剑被李玄都悉数折断,这些先天境高手没了手中兵刃,哪敢去碰一位天人境大宗师以气机化出的长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座气势浩大的“七曜星罗大阵”自然也就破了。
  七位归真境高手面面相觑,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
  就在这时,白绣裳淡然开口道“太平宗‘元’字辈中人何在?”
  按照江湖规矩,各宗宗主平辈论交,白绣裳身为慈航宗宗主,并不拘泥于太平宗辈分,与沈老先生可以平辈论交,与沈大先生同样可以平辈论交。
  就在此时,只听得太平宫中传来一个苍老嗓音“却是让白宗主和紫府剑仙见笑了。”
  话音落时,七个人影联袂出现在太平宫正门的台阶上,其中有李玄都的三个熟人,分别是陆夫人、沈元斋、沈元舟。
  为首是个白发老人,扫了眼广场上的情状,叹息一声“罢了,你们退下吧。”
  广场上的众多太平宗弟子立时如蒙大赦,结队退出广场。
  此时七人站在太平宫的台阶上,白绣裳和沈长生站在广场外的山路上,偌大一个圆坪广场只剩下李玄都一人。
  李玄都散去观音法相,抱拳道“李玄都受沈大先生所托,特来太平宗接任宗主之位,有礼。”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