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沈无幸

  升座大典之后的次日,诸位来宾陆续下山,李玄都自是一一相送。
  张海石走在了最后,与李玄都对饮到深夜,然后不顾李玄都的挽留,沐着夜色,披着月光,御剑出海,自海上返回清微宗。
  第三日,李玄都开始按部就班地接手太平宗。
  太平山广阔,太平七老平日里并不全是居住在太平宫中,就如李玄都的天水阁,与太平宫遥遥相望,看似近在咫尺,若是不会飞腾之法,而是行走山路,下山之后再上山,路途着实不近。沈元重居住在距离太平宫不远的玉简峰上,虽并不甚险峻陡峭,但林木繁茂,四季常青,洞泉遍布,云雾环绕,是个秀丽之地。
  在玉简峰上有一阁一观,观是道观,供奉太上道祖,位于半山腰的位置,阁是沈元重的居处,则在山巅。想要登山,须得经过道观,若是未经邀请之人,自然会被阻于半山腰处。
  今日,有一男一女两人登山,行至道观门前,立时就有两名道人上前行礼询问。
  太平宗因为继承了太平道的道统,所以宗内仍旧有部分弟子保持了出家为道的习俗,只是并不强制,也有大批俗家弟子。这种俗家弟子与正一道的在家居士又不同,正一道的弟子可以不取法号,不着道袍,但本质上还是道士,可太平宗的俗家弟子却是与道士没有半点关系了,所以太平宗并不归于道门四宗,而是被归类到非佛非道的四宗之中。
  男子道“我是李玄都,特来拜访大长老。”
  两名道人立时一怔,升座大典时,两人自然是跟随众人拜见过宗主,只是那时候宗主身在高台之上,再加上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抬头直视宗主,所以对于宗主的相貌只是惊鸿一瞥,没有太深印象。
  此时听眼前之人自称宗主,忽然发觉其相貌的确与记忆中的宗主渐渐重合,再看这人身上的衣着,正是宗主服色,于是赶忙行礼道“见过宗主。”
  李玄都一抬手,示意两人不必多礼,问道“大长老在吗?”
  两人脸上顿时露出为难之色,他们既然守在这里,自然是沈元重的人,可宗主问话,又不能不答。
  李玄都看两人神色,心中明了,道“罢了,你们上去通报,我就在这里等。”
  两人如蒙大赦,又是冲李玄都行了一礼,较之上次行礼却是多了几分真心诚意,然后转身向道观疾趋而去。
  不多时后,又有一名看上去二十多岁的男子从道观中走出,未穿
  道袍,而是穿了一身时兴的雪梅飞蝶白色箭袖,腰间束着挂长穗的丝绦,以金冠束发的同时,还在额头上勒了一道玄色抹额,镶嵌一颗鸽子蛋大小的明珠,在日光下熠熠生辉。再观其面容,面如涂粉,唇若施脂,一双桃花眼眸,道不尽的风情,一段风韵,皆在眉梢。
  “代宗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那人未到李玄都面前,已经连连是拱手“在下沈无幸,见过宗主……不知这位姑娘是?”
  此人见到与李玄都同来的女子之后,眼前顿时为之一亮,他也算见过世面之人,说是阅女无数也不为过,女子的皮囊再好也就那么回事,关键要与气态搭配。有些女子相貌并不算出众,但是阅历极广,地位尊崇,气态雍容,便是加分。有些女子相貌出彩,可未经雕琢,畏畏缩缩,怯怯懦懦,便是减分。眼前这名女子,姿容虽美,但还在其次,关键在于气态不俗,柔中带刚,矜持中又带有几分身在高位才能养出的凛然威严,让他大为心动,眼神中的惊艳便再也遮掩不住。
  女子开口道“我姓秦。”
  沈无幸恍然道“原来是秦大小姐,沈某听闻秦大小姐在代宗主的升座大典上将万象学宫大祭酒驳得哑口无言,万分佩服,可惜那日沈某因为其他事情未能前去观礼,与秦大小姐失之交臂,大为扼腕,不曾想今日能在此地得见秦大小姐,实在是三生之幸。”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