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5章:胳膊外拐 二合一

  乌云密布,天空阴沉如幕。
  北都八宝山,老爷子的级别没有达到,但是他的资历和经历有,所以身后还是能住进这里的。
  欧阳暮雪抱着楚乾坤,哭的稀里哗啦。
  伤心之下,也没有任何的心情管理妆容,注意形象,以及避讳两人之间的亲密。
  不过,来来往往的人也都能理解,并没有对她这个小女董事长有任何的看法。
  悲伤之情,性情所至,人之常情。
  老爷子的追思会很简朴,但是很隆重,各方哀宾齐聚一堂,见他老人家最后一面。
  欧阳家的人也是悉数到场,在欧阳老大的领衔下,一一回礼。
  虽然欧阳暮雪是红旗集团的董事长,但是欧阳家的家主在老爷子过掉之后,欧阳大伯彻底继承。
  这是欧阳家的一致决定,也是老爷子的遗愿。
  楚乾坤虽然还不算是欧阳家的人,但也作为列席家属,静静的站在欧阳暮雪的身后。
  一般人不会注意他,就算看到也只会把他当成是欧阳家的一个普通晚辈。
  老爷子的葬礼前前后后忙碌了一个礼拜的时间,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而葬礼之后,老夫人再一次的病倒,好在一直有护理人员在身边照顾,加上她的身体没有像老爷子那样衰变的厉害,只是伤心过度,休息调养一番之后就能恢复。
  欧阳老爷子的深度昏迷是他和楚乾坤合谋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连雄快速的出手,做出错误的预判,让他忙中出错。
  一开始事情也很顺利,连雄带着连家的人,拉着连氏控股,基本上都是按着楚乾坤给他挖好的路,一步一个脚印,稳步的前行。
  不过,连氏控股的股票被镇压,红旗集团的股票被拉升,随着连雄连氏控股内部开始分化,连家兄弟开始内斗,外部金融开始施压,红旗集团开始反攻之后。
  欧阳老爷子的身体并没有因为这些好消息,而变的有好转。
  反而是随着事情的逐步明朗,心头的一口慢慢放掉,老爷子身体的衰变加速了起来。
  在开始假装昏迷一周之后,真正的陷入了昏迷,而此时,红旗集团正式对连氏控股发起了反攻。
  楚乾坤这两年布下的一些棋子和手段,开始逐步的显现。
  他可不光实在证券上给连家布了雷,在实体商业上面,也有诸多的布局,配合着在欧阳暮雪引领下的红旗集团,在各项业务上对连氏控股发动了反扑。
  连氏控股为了顺利的吞并红旗集团,这几年的经营业务刻意的和红旗集团重合化。
  两家公司的经营范围,几乎是重叠的。
  这一切,原本是连雄为了顺利吞并红旗集团,以最快的速度消化它的产能业务,而提前做的规划。
  在曾经,这样的谋局布置,也给连氏打压欧阳家带来了不少的便利。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在红旗集团开始反攻的时候,同样能更加顺利的对付连氏控股。
  枪盾交换,加之于身的力道是一样的,当初他们怎么对付红旗集团,红旗集团几乎是一葫芦画瓢的还了回来。
  加上外部资金的催债,内部人心的涣散,以及连家自己人的不团结。
  连氏控股,连家败退的很快。
  之前的所谓联盟,在连家遭受困难的时候,声音都没有发出一点。
  不过不发声,不代表他们没动静,只是这动静不是帮忙的,而是乘机占便宜。
  在连家连氏控股遭受危难之际,不但没有因为联盟的关系而出面拉扯、帮忙,反而是借机落井下石。
  把在商言商的本质展露的淋漓尽致。
  也不能说他们太无情,实在是连氏控股落败的太快,太离奇,在楚乾坤助力下的红旗集团反攻的过于凌厉。
  他们根本就反应不过来,等连家向他们发出帮助请求的时候,他们完全看不到能把连氏控股救上岸的可能。
  是以,与其让欧阳家独得连家这块大肥肉,还不如乘机捡点便宜,打打牙祭。
  以前参与对欧阳家的打压,是因为连家强势,是因为这里面有利可图。
  现在落井下石,也是因为闻到了肉香。
  至于说欧阳家翻身之后,是否会报复他们这一点,他们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不但是因为之前的事情都是连氏在主导,他们是凑热闹的多,更是因为他们知道,商场就是一个唯利是图的界面。
  今天是朋友是兄弟,不代表一辈子都是朋友兄弟,曾经是敌人,不代表一直是敌人,将来成为盟友也是完全可能的。
  一切,唯利益也!
  在老爷子陷入之后的第三天,在欧阳暮雪的坚持下,楚乾坤解除了对欧阳老大和老三两家的圈圈控制。
  不过,彼时的红旗集团和连氏控股干的正酣,楚乾坤并不希望欧阳老大和老三在这个时候,出什么幺蛾子。
  所以,可以出圈,但不能随意发声,更主要的是不能胡乱的指挥。
  当然了,彼时的红旗集团就是让欧阳老大这个曾经的董事长去指挥,也未必能指挥的动。人心思变,而在欧阳暮雪的引领下,原本岌岌可危的红旗集团现在逆风翻盘,已经重新站起来了。
  欧阳暮雪此时在红旗集团的威望,一天比一天高,不论是中高层,还是基层的普通员工,对她都是无限的崇敬。
  而一些年轻人更是激情满满的称呼她为,史上最年轻的美女董事长。
  欧阳老大的董事长是欧阳老爷子交给他的,他在公司的威望来自于老爷子的加成,还有他屁股下的位置。
  而欧阳暮雪在红旗集团的声望,属于是临危受难,在公司危机时刻迎难而上,带着大家打出来的。
  两者相比,差距巨大。
  所以,在当下的红旗集团,欧阳暮雪的一句话,要超过欧阳老大几十几百句的效果。
  士为知己者死,对于欧阳暮雪,红旗集团的绝大多数员工,都愿意无条件的服从。
  而正是因为上下一心,全集团团结一致对外,基本没有反对捣蛋的杂音,在对付连氏控股的策略和行动上,红旗集团几乎是无往不利。
  欧阳老大和老三两家人之前和外界一点联系都没有,虽然只是十几天的时间,但是恍如隔世。
  习惯了网络电话,习惯都市繁华,习惯了人来人往,突然被拦在家里不能进出,那种感觉是真的不好受。
  好在楚乾坤也只是给他们断了电话和网络,要是在没有电视,关了水电的话,那就更加难受了。
  那样的日子,对他们来说也就和原始社会是一个感觉了。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特别是几个女人和欧阳嘉瑞几歌年轻人,出圈的那一刻,就如同是被关了无数天,已经快疯了的鸡群一般。
  撒腿狂奔!
  相对于年轻人,欧阳老大和老三他们显的淡定了很多,不过这淡定只是表面现象,内心同样是欣喜的。
  照旧没电话,身边依然跟着人,但终归是宽松了一大步,起码是可以出来走走看看了。
  于是,举家商量一番,无视跟在他们身边的特调部人员,进入一家大酒店,点上一大桌子菜,好好的吃一顿出门饭。
  圈在家里的时候,虽然吃穿不愁,餐饮的质量没有下降,但不管是吃鲍鱼还是龙虾,那感觉都和吃牢房差不多。
  一样的食材,一样的做法,一样的风味,却是完全不一样的味道。
  那一刻,他们终于知道,什么叫吃的是心情。
  不说是价值不菲的菜肴,就算是一盘白萝卜,吃起来也是山珍海味,美不可言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