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上国地界开始

  “孟儿,该起床了,仙尊来了”
  在睡梦中,孟阳睁开睡眼朦胧的双眼,便看到一个和蔼和亲,目露溺爱的中年面容。
  他微微一笑,打声招呼“父亲,早上好!”
  孟父同样微微一笑,打趣道“还早上好呢,都中午了,快点把,要参加考核了。”
  孟阳点了点头,就要起身,但瞬间,他掀开被子,下意识的望向自己的右腿。
  那里除了裂口,什么都没有,惊恐之下,他忽然想到这,恍如昨日发生的一切。
  在看看自己右腿裂口,突然有些诡异感。
  这种感觉,就恍如数年前发生的事情,就在昨日,可睡一觉后,在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但第二天的他,却不在是一个六七岁的孩童,而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
  断裂的右腿上的伤口,已经聚合完毕,也没有包扎的绷带,可事实,他整个右腿确实不见了。
  不知为何,他有一种怀疑,更有些奇怪和疑惑,但细细想去,从几年前和孟东游泳,为了救孟东,自己被鳄鱼咬掉右腿到现在的记忆,都还存在,甚至还能会回想到当初自己醒来时候的难过,但如今,不知为何,他还是有种在看电影的感觉。
  这一切太过诡异,诡异到,孟阳深吸口气,都感觉是寒气。
  第一次,对自己的记忆,出现了怀疑的态度,就连刚刚醒来,昏昏沉沉的头脑,都瞬间惊的清明。
  “在想什么呢?”
  孟阳抬头,望向父亲,微笑的摇了摇头回答道“没想什么。”
  “那快点把,我和你娘亲收拾收拾,去晚了,可就没机会了。”
  孟阳点了点头,就在这时,一个活泼开朗,眉清目秀的少年,从院外跑进。
  叫了一声姑妈,便直径来到孟阳的屋中。
  这少年不是孟东还能是谁,看到孟阳的父亲也在,孟东乖巧的点头问好“姑父好。”
  孟阳父亲,欣慰的点了点头,便递给孟阳一个快点的眼神,自己出去了。
  孟东见孟父离开,二话不说,扶起孟阳,穿衣,目中却扫到孟阳断掉的右腿,脸上都会浮现一丝内疚和歉意。
  一番收拾洗簌完毕后,孟东也在孟阳家里吃了一顿午饭。
  一行人,然后向村后那一个空地行去,路上还能看到其他村民带着孩子,也向村后走去,时不时的交流声音,以及脸上的兴奋,都让孟阳听到他们讨论的东西,只有两个字,便是仙人。
  看到自己的舅妈不在,孟阳不由扭头望着父亲和母亲,问道“孟舅妈怎么不在?”
  听到孟阳这么一问,孟父孟母,有些奇怪的望着孟阳,下意识的向孟东瞧去。
  看孟东正在和其他村民交流什么,这才蹲下身子,悄悄的在坐在一个恍如轮椅一般,用木头制作而成可以推着的椅子上,对孟阳说道“你不记得吗?前些年,你舅妈生病去世了,孟东和我们一起生活”
  “孟东和我们一起生活”
  就在孟阳疑惑回想的瞬间,原本空白一片的记忆中,突然多出许多孟东以及他母亲的回忆,这回忆就如同硬塞给他一般,让他脑袋瞬间有种昏沉之痛。
  深吸口气的孟阳,望了望走来的孟东,整个人都陷入了细思极恐的情绪之中。
  越想,孟阳越有种寒芒倒竖,背脊骨发寒的感觉。
  这种感觉没有理由,来的更是突然,让他的瞳孔都不由微微颤动。
  孟东来到后,对孟阳微微一笑,似乎因为心情的原因,而没有看到孟阳发白的脸色。
  深吸口气的孟阳,没有招呼孟东,低着头,神色说不出的诡异。
  孟父孟母,以及孟东,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孟阳,来到村后的空地上。
  这里已经站满了人,细细数之,不下一百之数,各家父母,都站在一群孩童身后。
  彼此只见,带着笑意,以及自豪,不一的神色相互交谈着。
  “孟阳,加油,只要被仙人看重,你的腿会有一天好的。”
  孟父和孟母对视一眼,望着望孟阳,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后在孟东的肩膀拍了拍,以示鼓励。
  孟阳没有回话,反到是孟东则乖巧的点了点头,望着孟父孟母说道“放心把,孟阳哥肯定能选上,我嘛也没有任何问题,我们去前面了。”
  孟父孟母欣慰的点了点头,在复杂的目光下,望着离开自己的孟东和孟阳。
  两人来到孩童中间,选了一个无人的空地站在那里,然后扫了扫同村熟悉的孩童,招手打招呼。
  而孟阳,则望着这陌生又熟悉的同村孩童,每每都是脑中空白,但细思之下,却又有那种塞进自己脑袋中的回忆。
  孟阳不知道怎么了,下意识的仰头望了望清空万里的无云。
  就在这时,一位身穿白卦,背后衣襟闻着师宗城字样的白头老者,随着一道破空声,从目光尽头落下,引起所有村民以及孩童的注意。
  这一幕让所有孩童都激动的大吼起来,神色恭敬,目露火热和向往。
  在这老者身后,还有一位,气质出尘,英俊不凡的青年跟随。
  数息后,两人落在孩童面前之际,一位拄着拐杖,面容沧桑的老者,从孩童中走出。
  笑脸相迎,略有驼背的身子,在看到两位仙人时,准备俯身一拜。
  便被一丝柔力拖住,没有拜下。
  “老先生,不用如此,这些俗礼就免了,我们开始把”
  身为村长的老头,立刻微笑点了点头,退到一边,目中扫着本村孩童,带着自豪和期望。
  没有多余的废话,那名老头,口念术语之下,一个名为储物袋的东西,自他衣襟内飞出,腾空停歇在他满前三尺之外的虚空上。
  三息后,随着一道幽蓝光芒,从储物袋溢出,把储物袋照的如同一个灯泡后,一个圆形的如同珍珠一般的东西,突然从储物袋中飞出,引起所有孩童以及家长的瞩目。
  目光跟随这光珠,便看到这光珠飞到众人头顶之际,在老者施法之下,一道蓝色光幕瞬间从其中溢出,扩散,包围了整个孩童所站的地方,一丝丝如雨一般的水滴,从光柱中留下,滴在每个孩童仰头望去的眉心之间。
  孟阳和孟东同样仰头望着这颠覆他们认知的光珠,以及下滴落而下的水滴。
  这水滴,外人看不见,只有身为修士的存在才能看到,水滴滴在孩童眉心间时,众多孩童之感觉到一股异样,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感觉。
  “这关考核心性和资质,十息醒悟,资质位列十品,五十息醒悟,资质位列九品,百息醒悟,资质位列八品,二百息,资质位列七品,五百息,资质位列六品,八百息,资质位列五品,千息,资质位列四品,超过千息时间,失败,废灵资质!考核现在开始”
  熟悉话,熟悉到一种孟阳感觉前世好像就听过的话,再次出现自己的耳中。
  就在这听不出任何情绪的老者话音刚落之际,所有孩童的意识突然陷入黑暗之中。
  紧接着,在这黑暗之中出现一团光芒,意识不受控制的飞向这光芒。
  在接近之际,这光芒越来越大,竟然是一个巨大的擂台,而在擂台四周,则是点满记时间的蜡烛。
  就在孟阳意识体刚刚站到这擂台上之际,一声低喝,响在耳边,随即一个黑影凝实一个与孟阳一模一样的人,挥拳向孟阳面门袭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孟阳轻描淡写的向右边一闪,那与孟阳一模一样,都没有右腿的黑影,竟然腾空直接向孟阳胸口踢来。
  蓦然间,孟阳双目中出现了从来没有出现的战意。
  这股战意恍如是他自己的,又不是他自己的,又似一种本能,一种来自灵魂中自然反应。
  只见他,突然深处一颗食指,不退反进,一指向提来的那黑影腿脚戳去。
  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一幕出现了,孟阳这没有任何威力的一戳,竟然直接穿透了黑影的腿脚,但接近着,这个被被戳破的黑影,竟然没有任何事情,踢去的腿脚,去势不减,继续向孟阳面门袭来。
  孟阳目中突然闪过一丝冷漠,五指合并,猛的握拳,一股看不见的灵力大手,出现在黑影四周,而黑影就如同站在孟阳手掌上的蚂蚁一般,随着孟阳握拳之势,在一声惨叫声后消失不见。
  而就在黑影消失不见的瞬间,面前的世界突然一转,一股刺眼的目光,让孟阳下意识的闭上双眼。
  数息后,当孟阳睁开双眼之际,目光正好望着远处那激动兴奋的老者目光。
  与此同时,他身边所有的孩童,依旧闭着眼睛,犹如陷入魔怔一般,一动不动,就连身后的孟东都是如此。
  深吸口气的孟阳,避开老者火热的目光,下意识的望了望自己抬起来的双手。
  “我到底怎么了?什么时候,为什么有时候感觉自己不像自己,这个世界不是真的世界”
  缓缓抬起头来的他,不由再次仰头望着天空,在试炼中出现的冷漠,也早已被单纯和天真,以及那浓浓的疑惑充斥。
  而负责考核的老者,以及青年,则激动的浑身颤抖起来。
  因为孟阳在考核中,只用了不到三息的时间,看着其中发生的事情很长,但只是在三息之间,那是什么概念,那是他们发现了一个天才,一个真正的天才,一个注定要所有十三国修炼界震惊的人。
  要不是因为孩童门正在参与试炼,老者都忍不住立刻来到孟阳的身边,好好询问,他是如何在十息内,出现的,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用了什么办法。
  若是孟阳就按原本的来说,定然会让所有人怀疑,但孟阳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如何做的,那是一种本能,一种潜意识中的反应,就好像,他原本就应该会这些一样。
  当所有孩童离开时,老者终于激动的来到了孟阳身边。
  如孟阳猜测一般,老者开始询问孟阳在幻境中如何在十息中出现的。
  孟阳望着老者,闭口不言,一副你说什么我都不会作答的感觉,让远处自豪无比的孟父立刻走了上来。
  “仙人,实在对不起,自小儿六年前的一场意外,导致右腿消失,性格有些内向,也不太说话”
  孟父话音一落,老者这才注意到孟阳右腿那明显垂下的裤角。
  深吸口气的老者,有些惋惜的望着孟阳,摇了摇头,欲言又止,但在孟阳始终低着头下,没有在选择去询问。
  消失一个右腿,对于世俗之人来说,便是残疾之身,对于修士来说更是恐怖。
  孟阳虽然能在十息内醒来,可消失的右腿,则导致他的天赋,便要大打折扣。
  毕竟天赋再好,也需要一个完整的身体去施展,光是一个腿,不说行动不便,御剑飞行,对敌等等都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完美。
  倒是孟东,老者不由深深的望了眼,他记得,这孩童醒来的时间也很早,天赋位列七品,虽然与孟阳相比有些不起眼,但孟东可是有完整的身体,两者相比较下,老者立刻把兴趣放在了孟东身上,重重的点了点头。
  在孟东兴奋激动之下,开始了第二场考核。
  空间扭曲,画面一转,激荡起伏间,在光幕的笼罩下,众多孩童,再次出现一处惨烈的战场之中。
  这战场,依旧是硝烟弥漫,尸横遍野,断裂的残肢腐肉,比比皆是,其目光所望之处,没有一片净土,坑坑洼洼的大地,被殷红鲜血填满,破败不堪随风摇摆的旗帜,更是被一只巨大无比的只剩三只手指的手掌仅仅握着。
  这手掌实为巨大,仅仅是指头便如天柱一般,屹立在苍穹之下,似要突破天地一般。
  这一切一切都太过真实,真实到呼吸都能闻到那一股让人作呕的气味。
  可不知为何,孟阳望着这副场景没有任何反应,就算呼吸,闻到那股刺鼻的尸臭味,都没有任何反应。
  在意识中,他踩着双腿,登上面前这座巨大的尸山。
  望着尸山后,那一片片交错纵横的尸体,孟阳抬头望了望天空。
  那是一个血色的天空,就连挂在头上的月亮,此刻都显得异常的妖孽诡异。
  就在这时,他目光不远处,躺在地上的一个巨大尸体,突然颤抖起来。
  “又来了”
  目露冷漠的孟阳,突然口中此言。微微一愣,不由皱起眉头。
  一种恍如身体中住着另一个自己一般的奇怪感觉,让孟阳不由环顾四周。
  这种感觉,就如同嘴巴不是自己的,而说出的话,更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但四周那堆积起来的尸山,无论他目光看到那里,都充斥在其内。
  那是因为尸山太多,多的他随便看到那里,都是众多的尸体。
  深吸口气的下,孟阳不由把目光望向那刚刚抽动的尸体。
  此刻看去,那尸体显然就是在大战中幸存下来的人,不,是一个巨人,一个高大三米,浑身纹着各种符印占据整个身体的巨人。
  这巨人和人类模样一般无二,但一双嘴角,却长着弯曲突出如钩子一般的獠牙。
  獠牙很长,粗又一寸,看起来恍如野猪的獠牙一般。
  只见那巨人晃了晃头脑,如孟阳一般,向四周望了望,皱鼻深吸气之下,巨人猛的扭头望向那站在远处一个尸体堆积起来的山上那一道身影。
  孟阳和巨人的目光相对之下,突然都露出了恍如看到血酬一般的恨意。
  “吼”
  发怒的巨人,突然摇晃整个身体,弯腰直接从身边拿起一个插在地上的旗子。
  这棋子足有五米长,一头尖锐,一头是圆形的大疙瘩,光看重量,都不下千斤。
  却在巨人手中,恍如拿起来的不是一个千斤中的重物,而是一个木头,一个空心的木头,那样轻松。
  孟阳二话不说,目中闪过一丝精芒,在远处,一个死去的修士身边,插着一柄染着结痂的鲜血的剑,这把剑普通无比,看起来恍如凡铁打造一般。
  可在孟阳抬起手,虚空一抓之下,这柄剑,竟然出现一股幽光,恍如与孟阳有心灵感应一般,直接飞了起来,带着遁光,直奔孟阳手中而来。
  一股气势,一股滔天的气焰,从两人身上溢出。
  巨人望着孟阳目中的自信,仰头大吼一声,手拿巨旗狂奔而来,面上的狰狞,显示巨人已经到了暴走状态。
  反观孟阳,却无比的平静,站在尸山上,望着狂奔上来的巨人就如同看蝼蚁一般,居高临下。
  两者之间的距离,不断在巨人狂奔下,拉进。
  就在接近孟阳的瞬间,巨人动了,一个如孟阳整个人一般大小的手臂,直接举起巨旗,向孟阳刺来。
  孟阳身子一侧,手腕一抖,手中的剑,扶摇直上,直接砍在巨旗身上,让巨旗刺去的方向,向左边移去,从孟阳耳边带着破空声呼啸而去。
  可孟阳还是低估了巨旗的锋利程度,虽然那尖锐如同长枪一般的巨旗枪头,没有刺中孟阳,可带着的劲气,却直接在孟阳的右脸隔开了一个口子。
  一丝鲜血留下,孟阳平静的脸色随着他的皱眉,首次出现了一丝凝重。
  身子爆退之下,他隔空一掌拍下巨人。
  看不见的灵力大手,在拍到巨人身上时,在巨人的一声巨吼下,竟然直接支离破碎开来。
  爆退的身子一落,孟阳脚尖微微一踩,一蹬,整个人潇洒的再次起舞腾空起来,恍如失重一般,在空中倒飞,向尸山下爆退。
  巨人二话不说,手提巨旗,猛的一跳,双手握住巨旗,向孟阳插去。
  孟阳眼珠不断随着巨人的身体,向上翻看,没有任何犹豫的他,食指抚摸手中长剑。
  尖锐的剑气,随着剑身不断颤抖,竟直接扩散开来。
  一个恍如罩在剑身上的剑气,蔓延之下,让孟阳手中的剑,看起来恍如是一柄发光的光剑。
  与此同时,巨人手提巨旗插下,孟阳手中光剑一横,双手举起。
  巨旗枪头在撞击到光剑剑身上的一刻,一股强大的冲击波,顿时向四面八方奔泻而去。
  孟阳在空中的身体,也因为巨旗上传来的巨力,如陨落的陨石一般,向地上飞快落去。
  落地之际,一股以他为中心的强大劲气,直接掀飞方圆千米内所有尸体,脚下的大地,也因为他身上的劲力,直接龟裂开一个巨大的圆形深坑。
  尘土飞扬之下,那巨人的身影穿过尘土,再次向孟阳刺来。
  同样的招式,同样的抵挡,更加强大的劲气,直接让吹开还在空中飘飞的尸体,脚下龟裂的深坑,更是在巨人巨旗传下的劲力下,再次塌陷三寸,而孟阳整个双脚都莫入到泥土之中。
  两人激烈的战斗,时间也在快速的飞过。
  在幻境外,那些已经从幻境中醒悟的人,都在望着一个方向。
  一个坐在轮椅上的那失去右腿的少年。
  在这少年前,还有一个老者,一个目露奇怪的老者。
  老者望着孟阳,数息后,不由摇头,望着焦急等待答案的孟父孟母,和孟东。
  “此事,极为罕见,我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这幻境根本没有任何危险,只不过是考验修士的心性罢了,时间短,自然好,时间长,证明其悟性差,可千息之内的时间,是可以测验出所有人的心性的,从来没有出现这种可以在考核幻境中待上半柱香的时间。”
  “那怎么办啊,仙人,我孩子不会被困在幻境中了把?”
  孟父依旧焦急的望着老者,手中握着孟母的手,也不由紧了紧。
  “放心,这幻境没有任何危险,在等等,在等等,你孩子会醒来的,若醒不过来,老夫说不定,就要施法祭出元神,好好进入你孩子心神中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千息的时间,又过去了,众人围成一圈,都望着坐在轮椅上的孟阳。
  在孟母的哭泣声下,老者回头看了眼那名青年,点了点头。
  青年微微一愣之下,二话不说,立刻从衣襟内拿出四根古香。
  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插好之际,老者随即落在其中,盘膝而坐,掐指念咒。
  紧接着老者深处手指,点在自己的眉心处,只见一个白色的元神,一个跟老者模样一样的小人,出现在众人目中,修士俗称元神,但村民在看到这元神后,下意识的以为是老者的鬼魂。
  元神出现后,便直接向孟阳的眉心处飞去。
  所有人都神色凝重的望着这一幕,连大气都不敢出,或者说是忘记了。
  可就在老者的元神莫入孟阳眉心内,不到一息的时间。
  那盘膝坐在四炷香中间的老者,突然口吐鲜血,两眼一翻,直接倒在地上。
  随即,属于老者的生命的气息,以及温度也随着意识消失不见。
  这一幕,让所有惊呼的向后齐齐倒退,目露骇然的望着这一幕,眼眸时不时扫向孟阳和倒在地上的老者。
  而老者身后的青年,大惊失色下,连忙点燃,四柱古香。
  白色烟雾出现后,在老者身边形成一种可以召唤元神的声音。
  这声音,围观的民众看不到,只能看到那被点燃的古香上飘出的白眼,把老者包围成一个藏在蛋壳中的一幕。
  在说孟阳。
  在幻境之中,正在和巨人大战的孟阳,浑身上下的衣襟已经出现多出伤口。
  反观巨人,喘着大气,胸口有溢出塌陷而下,向外吐出的獠牙也已经变红。
  就在这时,两人不约而同向一个方向望去。
  在两人的目光尽头上,飘飞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这身影正是考核孟阳老者的元神,可他在出现后,整个人都陷入惊恐之中。
  尤其在两人望来之际,这丝惊恐更是吓的老者就要离开幻境。
  孟阳立刻双手虚空一抓,老者想要离开的元神,直接被孟阳抓到面前。
  一声变字,老者整个元神,顿时发出一声惨叫,人性的白色魂影,刹那间扭曲起来,变成了一个长有百足的蜈蚣。
  指着远处的巨人,孟阳命令道“去,杀了他”
  百足蜈蚣二话不说,立刻向巨人飞去,与此同时,孟阳也没有停下。
  右手握剑的他,脚步一顿,整个人恍如被吸进手中的剑身中一般。
  在光剑发出此言的光芒后,直奔巨人而去。
  而白足蜈蚣的出现,不仅让巨人没有露出任何惧怕之色,反而目露狂喜。
  只见他,突然对着冲来的百足蜈蚣张嘴一吞,身上的伤势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恢复。
  整个人都化作一柄剑的孟阳,突然嘴角微微一笑,低喝一声“爆”
  他在低喝爆字同时,光剑光芒再次大涨,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向身体不断暴涨的巨人飞去。
  那被巨人吞在体内的百足蜈蚣爆炸下,光剑则直接穿过巨人的脑袋。
  痛苦挣扎的巨人,突然整个人跪在地上,握着巨旗,松拉身体,彻底死透,只有那在风中废物的旗子在摇晃。
  与此同时,一道声音,突然出现在整个幻境中,那被孟阳凝实成为百足蜈蚣的元神,突然化成白烟消失在这个世界中,于此同时,那还飞在空中的飞剑,突然光芒消失,一头扎进远处的泥土之中。
  “醒了醒了”
  在众多惊呼声下,孟阳和老者几乎是同时睁开双眼。
  可孟阳目中除了疑惑之外再无其他,而那个老者睁开的双眼却是痴呆之色。
  那种痴呆,就恍如一个没有思想和意识的植物人。
  又好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空客人,但作为罪魁祸首的孟阳。
  却在恍惚之间,明白这老者能变成这样,就是自己凝炼成为百足蜈蚣的原因。
  其进入孟阳幻境中的意识,早就被孟阳删除或者是杀死了,留下的也只不过是一个以本能行事的皮囊,只不过,这副皮囊,却在孟阳心思微动下,突然重新站起身来。
  目中再次充斥那令人威严的冷漠后,胆战心惊的村民这才松了口气。
  老者重新站起身来,望了望坐在轮椅上的孟阳,只不过让所有人都没有觉察到,在老者平静威压的目中,却露出丝丝对于孟阳的惧怕以及恐惧之色。
  仅仅对视一眼,便瞬间低头。
  而孟阳对于老者的这副表现,却没有任何反应。
  老者能站起来,不是因为其意识已经回到身体中,而是老者的意识已经被他在幻境中所凝炼的百足蜈蚣占据,现在的老者,算然是老者,只不过其内居住的灵魂却已经不在是老者的灵魂,而是一个妖兽的灵魂。
  所以在他面对孟阳的时候,自然而然会出现一种惧怕和恐惧,他可是知道,这面前坐在轮椅上的少年,有多么恐怖,手段有多么的强大。
  试炼考核到这里也就结束了,神色担忧的孟父孟母,也在孟阳微笑示意自己无事后,抱着孟阳,如同怕失去孟阳一般。
  不知道怎么了,被孟父孟母抱住的孟阳,眼角突然泛起热泪。
  享受父母怀抱的他,在闭起眼睛的瞬间,目中闪过复杂和挣扎。
  似乎是觉察到了什么,又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当他抬头望向天空的时候,目中则带着一股怒火,一种滔天怒火。
  但这怒火中,却还有一丝难以觉察到的复杂,以及悲痛。
  孟阳的醒来,其他村民脸上也浮现高兴之色,纷纷安慰孟父孟母,不用担心,刚刚只是意外,而孟东,也安慰询问孟阳,到底在幻境中发生了什么。
  孟阳随便一说,便让孟东点了点头,一脸无奈道“下次要注意点,不能在幻境乱跑。”
  事情也告了一个段落,在接下来的三天内,孟阳孟东,以及自己父母,都在喜庆之下,过完这三天,三天后,当一辆马车停在院门口的时候,孟东和孟阳,则在父母欣慰自豪,不断点头叮嘱下,上了大河上游的方向离去。
  坐在马车中的孟阳,望着马车中除了孟东外,还有七八位少年少女,便收回目光,闭起眼睛来。
  沉吟少许后,心中不由暗叹“幻境始终是幻境,终究是假的。”
  出乎所有人意料,在闭目养神的孟阳,竟然说出这样让人震惊的话来。
  不出他所料,在经过考核幻境的一幕后,他明白,这世界是假的,而他的记忆也在一点点回归自己的身体之中。
  但无奈的时,他的实力,还太弱小,根本不足矣发挥出全盛时期的实力,更是打不破这界外之人施展的阵法,只能等,或者说,只能在这幻境之中,寻找可以增强自己的东西。
  已经明白大概的他,不由望了望自己的右腿,虽然右腿没有了,但不代表是真正的消失了,而且孟阳还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便是发生的一系列的危险,都是施展幻境阵法界外人所导致的。
  利用自己之前所遭遇的一切事情,来变成威胁自己生命安全的因素。
  可是孟阳不知道的是,这些因素在与他交战后死亡的,却不是幻境的人,而是真正的人。
  无论是那白毛人脸的妖怪,水中失去双眼的鳄鱼,还是坏境中被他一件刺穿头颅的巨人,都是真正同他来到山脚下,进入幻境中的第二步修士。
  他们都陷入了属于自己的幻境之中,但之前的过往境力,却把所有的第二步进入幻境中的修士都拉入其中,在一个巨大,只属于他们的幻境中,开始复杂,又交错纵横的因果循环,谁先死,谁后死,看的不是谁强,而是谁抢占了先机。
  深吸口气的孟阳,在那股越来越强烈的困意下,便在马车上睡了过去。
  “哈哈哈”
  在一个空旷,满是砂石旋转的沙漠之中,一个高大百丈的巨人不断大笑着。
  可在他大笑的时候,嘴角最溢出了许多血。
  而这些血在滴落在沙漠之中,瞬间形成一大摊血水,被沙漠吸收。
  在这个巨人面前踏空停歇的人,不是孟阳还能是谁。
  只见他复杂的望着巨人,不由叹息道“虽然不知你为何阻我界内人的突破,但毕竟你我已经不止一次交手,在加上,数千年前,你因我受了重伤,我不杀你,只想让你打开大门,让我们离开。”
  “我已经说了,千百遍,根本没有你所为的上国地界,你去的地方,只是一个危险的地方,我宁愿杀了你们,阻你们去路,也不愿意,因为我的过世,而导致你们死在别人的手中。”
  孟阳重重的望着巨人,轻笑道“若真如此,岂不更好,你口中的危险之地,我不怕,而那些希望离开界内的人,也不怕,无论是什么,我都要去看看,因为不去的话,始终没有机会去改变,我有些理解你了,若我没猜测,你应该只是一律残魂可对?”
  孟阳话音一落,巨人神色首次出现了一丝惊讶。
  望着巨人脸上的惊讶,孟阳已经心中明白了过来,手指掐好的发觉,也刹那间取下。
  “我不会杀你的,而且以你如今的伤势,也阻挡不了我,那些可怜人,我不会在让他们陷入无线轮回的幻境之中”
  孟阳重重的看了巨人,身子一动立刻消失在原地。
  在无边黑暗之中的山峰之上,一道身影出现在之上。
  望着那走在众人身前的中年修士,孟阳欣慰的点了点头。
  随后大手一挥,山峰上所有的烟云便消失殆尽,随即,一种始终笼罩在山峰上下的诡异能量也随即消失不见。
  就在这时,那巨人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你可想好”
  “一想数千年了。”
  “希望你不会后悔”
  “从踏入修道这条路,我便已经后悔了”
  “哈哈哈,若是你,可能真的有可能”
  巨人此声一处,孟阳扭头望着无边的黑暗之中,在那黑暗之中,他看到了一个落魄的背影,一个带着复杂的背景,一个孤独在这无边黑暗中活了数万年的背影。
  此刻这个背景,却如同一个要归寂的老人一般,晃晃悠悠的消失在孟阳目光尽头,消失在黑暗尽头之中。
  在巨人消失以及身上的气息同时消失的瞬间,周围所有黑暗,都已经消失不见。
  露出那美轮美奂,宗城辰点缀的宗城空宇宙。
  而在这宗城空宇宙之中,同时出现了许多废弃的修炼宗城。
  在这宗城空之中,除了废弃的修炼宗城外,再无一个完好的地方。
  而带走黑暗的巨人,如同带走了他满是黑暗的思念思想一般。
  深吸口气的孟阳摇了摇头,仰头望着那正好在山峰之巅,之上那巨大的漩涡。
  在这漩涡之中,有一个旋转的大门,大门停歇在那里,就如同一直存在一般,从来没有消失过。
  这个大门很普通,很平凡,甚至没有任何气息从其内溢出,说是大门,到不如说是一个祭台,而在这祭奠之上,便是之前那巨人所坐的石凳。
  望了一眼的孟阳,摇了摇头,来到这石凳背后的大门前。
  深吸口气下,他挥袖一扇,扭曲的大门立刻在刺耳轰声下缓缓打开,恍如黑洞,要吞噬所有的东西一般,瞬间让孟阳周围所有的东西,都疯狂的想其内飞去。
  站在门口前的孟阳,突然停下脚步,扭头望了望山峰,尤其目光放在了孟阳身上许久。
  复杂微笑的他,随后又把目光放在了韶梦香的身上,平淡道“我先去,等着你们。”
  话音一落,他踏入巨门之中,随即,在巨门关上那一刻,一股磅礴之气,直接吹向山峰。
  所有无论在做什么的修士,刹那间都睁开了双眼。
  与此同时,已经吞噬数百颗修炼宗城,重新成为真武之境的孟阳,突然被一股召唤之力,吸引的向头顶上看去,随即,一道白光打下,孟阳瞬间睁开双眼,便回到了现实中。
  与此同时,身上的修为也在慢慢回复,知道真武期之境,这才堪堪停止。
  但诡异的是,还或者的数百位第二步,有的人的修为却之达到了天胎境,而有的人,却只有宫武境,甚至连宫武境的都有。
  突然一种大胆的猜测浮现在孟阳心中。
  就在这时,魏沧宏以及芷姗,还有彤灵,则一同出现在孟阳目中。
  他们在韶梦香的召唤下,向韶梦香飞去。
  看到这一幕,孟阳孟阳身子一闪,也不犹豫向韶梦香飞去。
  魏沧宏以及芷姗还有彤灵,多少也有一些修为上的减弱。
  魏沧宏这个真身是青牛的存在,虽然不知道在幻境中遭遇了什么,但身上溢出的气息则表示,这魏沧宏也是一个宗师级的存在。
  芷姗和彤灵,同样如此,修为不仅减弱,就连气息也看似有些游走,可能是在刚刚醒来的时候在幻境之中经历了一番大战导致,所以在醒来的时候,看起来有些灵力有些聚散的征兆。
  孟阳的出现,立刻让韶梦香扭头望来,看着孟阳抱着双手摆了摆,韶梦香微笑的点了点头,便把目光望向山巅上的扭曲大门。
  “你可知这大门是什么把?”
  带着激动的神色,韶梦香向孟阳问道。
  已经在魔正解释下,知晓这一切的孟阳自然是知道,这大门是什么,那是他一直在追求宗城大门,也是能看到大道尽头的大门。
  修炼数千年的他,不就为了这一刻,孟阳施展万千命魂,也不就为了这一刻,能够看到大门尽头之外的世界么。
  点了点头的孟阳,便看到韶梦香慢慢的接近大门,直到站在大门面前的他,望着这扭曲大门,这才轻轻推开。
  这一刻,所有修士的目光都聚集在韶梦香的身上,扭曲大门在刺耳的轰轰声打开之际,从孟阳这边望去,还是能够看到大门尽头那无边无际的黑暗。
  “我韶梦香修道近万年,到了如今,终于是走到了这一步,虽然我们都明白,我们的醒悟可能是有人帮助,但无论是谁,我韶梦香心存感激,这里,便是通往上国地界的大门,只要前往上国地界,我便可以寻找到等我的人”
  韶梦香缓缓扭头,望着身后众人微微一笑,便踏了进去。
  与此同时,孟阳微微一愣,听着韶梦香最后那句找到等我的人,不由觉得呼吸有些急促。
  上国地界,这个充满无数神秘色彩的地方,也是大道极致所在的地方,可以说,能做的事情非常之多,多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甚至听闻魔正所言,到界外之后,也就是上国地界,就算寻找复活他父母的神秘圣药都有,可见为何从九色云尊,到如今韶梦香,在到孟阳,在到之前众多想要突破的修士,都是为了前往上国地界,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韶梦香,一个孩子和丈夫被修士杀害的女人,能走到如今,说多了,都是被逼出来的。
  但这次,她却带着信念,和对上国地界的尊敬与美好,踏入了这扭曲的大门之中。
  诚然,望到这一幕的所有第二步,都没有任何顾虑的向大门中走去。
  “孟阳,你去不去?”
  就在这时,魏沧宏从孟阳身后出现,望着孟阳问道。
  孟阳深吸口气,扭头看了看身旁的魏沧宏,以及芷姗和彤灵,有些沉吟道“我若此次去了,我的朋友亲人怎么办?”
  话音刚落,魏沧宏以及芷姗和彤灵,都把目光放在孟阳身上。
  目中夹杂的欣喜和意外,让孟阳感觉多有不适。
  “怎么,我孟阳在你心中,难不成是一辈子注定孤独的命?”
  “哈哈哈”
  魏沧宏尴尬一笑,拍了拍孟阳的肩膀。
  “倒是你,如何打算?”
  魏沧宏看了看芷姗和彤灵,叹了口气。
  “还能怎么办,界内已经没有挑战性了,虽然那人说上国地界不复存在,但对于我们修士来说,没有停下脚步之理,我肯定会进去的,希望你到时候来到界外,咱们可以遇到。”
  “放心,肯定的”
  芷姗和彤灵,也向孟阳重重的点了点头,微笑示意要寻他们后,三人便踏入扭曲大门,消失不见。
  孟阳知道,魏沧宏口中的那人是谁,就是让他们进入幻境的那个巨人,可惜的是,巨人在与孟阳大战一番后,一直没有出现,这让许多人都以为巨人已经身死,但事实上巨人不仅没有身死,而且在孟阳踏入扭曲大门后,也离开了这个界内。
  摇了摇头的孟阳,望着许多人都冲向扭曲大门,不由带着复杂的心情。
  这些人中,除了进入第二步外,还有那些修为已经到了大宗师,武王境的人,但不知为何,他们竟然也不怕,争先恐后的向扭曲大门内冲去。
  短短时间,许多人都进去大门之中,只留下了他,还有另外不熟悉的数人。
  突然孟阳微微一愣,在这与他同样没有选择进入的人之中,还有一位男子。
  心念微动下,孟阳立刻出现在神色略显挣扎的男子身边。
  男子一怔,苦笑道“你可能好奇我为什么不去,其实我也想知道你为何不进入。”
  好似知道身边的人是谁一般,男子没有扭头,如同自言自语一般,望着面前不远处那扭曲的大门,询问道。
  孟阳平淡的深吸口气,随之一叹。
  “能留下来的人,肯定是还有牵绊的人,我没有离开,定然是因为有些承诺以及家人,你没有离开,怕是也有一些原因把。”
  男子点了点头,目中带着微笑,酷的脸色,略有些暖意的点了点头。
  “其实修道这么久,我明白了一些道理,我们寿命如此之长,但能带来回忆以及遇到对的人太少太少,既然如此为何不抓住,不需要在乎世俗那些东西,不然后悔,可不是一辈子,而是很久很久,久到没有尽头”
  男子也明白这样道理,但听到孟阳竟然带着支持他的想法,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了,有缘我们再见把”
  孟阳哈哈一笑,点了点头,在笑声中,消失在原地。
  摇了摇头的男子,嘴角也浮现了一丝微笑,心神中同样也出现了一道倩影。
  最后,似乎下定什么决心一般,他唤出一件骡子法宝,放在原地,注入灵力之下,只见这骡子立刻疯狂旋转起来,数息后,一个蓝色的传送阵便从其中溢出。
  望着这传送阵,男子带着不安和激动,踏入进去,随即消失不见。
  留下的那些修士,也带着决心和某种决定离开了原地。
  他们都是和孟阳一样,有着牵挂的人。
  孟阳没有离开,除了朋友,还有家人。
  原本以为这次从长宗城离开,最少也要几十年的时间,谁能想到,却连一年的时间都不到,却在幻境之中,发生了数百年的遭遇,这当真让人感叹。
  事实也就是这样,孟阳在幻境之中,已经渡过了数百年的时间,不仅陪伴自己的父母,渡过了人生最后的时间,也用数百年的时间,来不断吞噬废弃的修炼宗城,增强自己的修为。
  可这么长的时间,却在外面,只有区区半年的时间,当真是让人欣喜,又有些神奇。
  此刻,人类联盟,依旧人山人海,孟阳的出现,也只有最亲近的几个人知晓。
  一场只有孟阳最亲近的人才能参加的宴会结束后,孟阳将心中打算说了出来。
  虽然不舍有,但众人都是支持他的态度,这让孟阳感动之余目中欣慰更是满满的。
  最后的几天,孟阳把所有东西都交代后,和傅天卓纪峰来了一场不醉不归的一晚,有和思思和林家人吃了一顿饭,最后在万众瞩目下,离开了人类联盟
  临别时,孟阳不忍心去看他们不舍的神色,他怕他看到了就不想离开了。
  为了让他们又更好的修炼,孟阳把所有神晶灵石,和全部不用的法宝都给他们分了。
  最后来到那山巅大门前,踏了进去。
  随着他的身子被大门之中的黑暗吞噬,孟阳突然有一种,遨游在虚空中的浮游生物一般的渺小感觉。
  在踏入界外的那一刻,一股推力,让他不断向前前进。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光芒。
  在接近这个光芒的时候,孟阳看的清楚,这是一个可以通过的光洞。
  如虫洞一般的存在,在背后巨大的推力之下,他没有任何反应的机会,便踏入这光洞之中,瞬间,整个人都如同化作一道电闪,直穿光洞。
  十年,百年,千年,或者是一瞬间,当孟阳离开那光洞的瞬间,进入了一个自动打开的大门后,一个崭新的大陆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而这里,就是他新的开始,传说中的古蛮旧土,上国地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