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3章

  他带着沈繁星的母亲,来了!
  跟在姬凤眠身边,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薄景川“……”
  看到姬凤眠的瞬间,沈繁星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
  嘴里还叼着薄景川刚刚塞到她嘴里的水果。
  “妈……”
  姬凤眠清淡地扫了她一眼,直接将视线放到了她凸起的肚子上。
  沈繁星抿抿唇,手放在肚子上轻轻抚了抚。
  又来一个女儿是捡的,外孙子才是亲生的长辈。
  姬凤眠走过去,看了一眼站在床边的薄景川,“肚子都这么大了,少让她吃点儿。”
  薄景川抿了抿唇,侧过身,给她让了位置。
  戚墨寒也跟了过来,朝着他不屑地撇撇嘴,“我看你心里只有孩子,根本不在乎我家星星的安慰。渣男!”
  薄景川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阴鸷的视线盯着戚墨寒,“滚出去!”
  戚墨寒哼了一声,伸手挽住了姬凤眠的胳膊,“阿姨您慢点儿。”
  薄景川“……”
  姬凤眠也没理会戚墨寒,弯身坐在床边,伸出手轻轻抚了抚沈繁星那圆鼓鼓的肚子。
  清冷的脸上终于软了些许。
  然后才抬头看沈繁星,“不要担心,我从b国带了两个权威妇产医生来,一会儿让他们了解一下情况,到时候跟医院沟通一下,让他们一起进产房。”
  沈繁星掀眸看了一眼薄景川,“阿川已经安排好了。”
  姬凤眠沉默了一下,“女人大部分都要经历分娩,不过现在医疗条件这么好,几乎没有风险,你放轻松就好。”
  沈繁星点点头,这些话她没少听说过,心里也明白。
  总感觉,一个个比她都还要紧张。
  “这些我都明白,哦,清知前几天生了,母子平安,挺好的。”
  姬凤眠点点头,视线放在沈繁星的肚子上,手心里却默默渗出一层细汗。
  “肚子不小。”她道。
  她也是过来人,但是看到沈繁星这双胞胎即将分娩的肚子,还是有些忍不住担忧。
  看起来实在让人不得不在意。
  分分钟都有可能要生的节奏。
  沈繁星看久了,也便觉得习惯了,闻言轻轻笑了笑,“毕竟是两个。”
  老太太和楼若伊进房间看到姬凤眠居然在房间里,先是惊讶了一下。
  “亲家!”
  楼若伊更是嘴巴一扁,跑过去一把抱住了姬凤眠,“嘤嘤嘤,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姬凤眠眉心动了动,“这话说的好像我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楼若伊摇摇头,“你不是被土匪头子抓走去当压寨夫人了吗?”
  姬凤眠“……”
  土匪两个字,让沈繁星挑了挑眉,抬头莫名其妙地看向薄景川。
  感情她们母女的命运,一样啊。
  都逃脱不了当压寨夫人。
  薄景川视线朝着她看过来,岑薄的唇微微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楼若伊是真的掉了两滴泪出来,姬凤眠不太理解她的脑回路,但是看到眼泪,到底还是心软了。
  “什么压寨夫人,没有的事。”
  “我当初都看到了,加冕礼上你直接被那姓楚的掳上了飞机。你说其他人也都还好说,b国总统,我们真的是……有心无力啊嘤嘤嘤……”
  姬凤眠突然哼笑了一声,“你是不敢去,还是不想?”
  楼若伊哭声顿住,放开姬凤眠,擦了擦眼泪,“……这不是怕你当压寨夫人当上瘾吗?我就想啊,你有你自己的人生,反正繁星我也会帮你照顾好……”
  姬凤眠挑眉看她,“你不仅要照顾好繁星,还想要照顾好我的两个外孙女吧?”
  楼若伊嘴巴抽了抽,顿了一下,笑容有些尴尬,“哪有……”
  姬凤眠看了她一眼,勾了勾唇。
  虽然不是绝对的,但是这一方面的理由,绝对是占了百分之一的。
  房间里有那么十几秒时间的沉寂,许是感到了尬尴,楼若伊马上道
  “亲爱的,你腿怎么样?”
  姬凤眠推开她,站起身,在她面前走了两步。
  一身淡绿色休闲小西装套装,九分西装裤,宽松西装外套,双袖挽在臂弯之下,腰身直挺,几步路走的稳稳当当,完全不像是一个曾经有腿疾的人。
  那周身的气质,几乎跟沈繁星无二,甚至更强上几分。
  楼若伊惊喜的直鼓掌。
  “好了啊!”
  姬凤眠淡笑着,“是啊,所以完全有能力看外孙了。”
  楼若伊扁了扁嘴,“好嘛好嘛,一起看嘛!不过你……楚博扬会同意吗?你不回b国了?”
  “为什么要回去?”
  楼若伊一副八卦脸,“他肯放人?”
  “他肯不肯重要吗?”
  “哎呦?”楼若伊凑近她几分,“怎么着这是?是你骨头硬了,还是他骨头软了?”
  楼若伊抿唇没说话。
  戚墨寒在旁边盯着沈繁星,“怎么样大星星,要不要给我一个?让我好好操练一下?”
  沈繁星看他,“你打算要哪个?”
  “你打算给哪个?”
  沈繁星纠结,“哪个都不想。放过孩子们吧好不好?”
  “那就女娃娃吧!”
  戚墨寒当即就把她的乞求堵了回去。
  “女娃娃得有一身本事,不然到时候被人欺负怎么办?”
  薄景川眉心紧紧锁了起来,“你们在说什么?”
  沈繁星转头有些歉意地看着他,没好意思开口。
  怎么说?
  说当初没经住戚墨寒那张三寸不烂之舌的洗脑,随口答应了以后要让他教宝宝一身本事。
  这事儿她从来没有跟薄景川说过。
  现在宝宝马上就要出生了,一想到宝宝以后要跟着戚墨寒受罪,她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想要反悔。
  “这是我跟星星的约定,跟你没关系,不要插嘴。”
  戚墨寒格外嫌弃地给薄景川一个白眼儿。
  薄景川紧皱眉头,将视线放到了沈繁星身上,“你跟他的约定?什么时候的事情?”
  沈繁星有些头疼,“……并没有。”
  戚墨寒哼哼笑了两声,“跟我玩儿赖账?沈繁星,不管用哈。你要是不同意,那你等着,指不定哪天你早上睁眼,发现孩子少了一个……”
  沈繁星一口气险些没提上来,抱着肚子求救地看着薄景川。
  “阿川……”
  薄景川冷飕飕地看她一眼、
  沈繁星当即就收回了视线。
  私底下跟戚墨寒做这种约定,的确是她不应该。
  但是当初,她也没太当真。
  谁知道,戚墨寒这会儿又突然提起来。
  就不能忘了吗?
  薄景川蹙着眉头,掀眸看向戚墨寒,“问过我了吗?”
  戚墨寒掏掏耳朵,瞥了他一眼,“问你你同意吗?”
  “绝不同意。”
  “那不就得了?”
  薄景川“……”
  房间里的其他人自然也关注到了这件事情,姬凤眠率先开口,“孩子还没出生,这事儿下来再说。”
  戚墨寒耸耸肩,“好的!我时刻记着就好。”
  沈繁星松了一口气。
  又隔两天,y国女王带着两位医生出现在了沈繁星的房间。
  沈繁星受宠若惊。
  此刻的房间里,几乎站满了人。
  奶奶婆婆妈妈爸爸薄景川戚墨寒薄景行桑榆晚晚尤莱亚女王莉娅还有她带来的两名医生……
  沈繁星“……”
  国宝产子也没有这个阵仗吧?
  再想想那些未露面的医生,
  薄景川约来的,戚墨寒找来的,妈妈带来的,如今再加上外婆带来的!
  沈繁星难免想象了一下分娩时的场景,十几个医生围着她,看着她生孩子?
  伸手抚了抚额头。
  实在难以想象。
  尤莱亚女王亲自到达平城看望自己的外孙女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遍了整个网络。
  沈繁星产子,一时间成了万众瞩目的一件事情。
  预产期前一天夜里,沈繁星的肚子有了坠感。
  唐简有条不紊地指挥着将沈繁星推进了产房。
  薄景川跟着进去。
  之前在沈繁星再三要求下,十几位国际顶尖妇产科医生并没有全部都进去,聚集在隔壁的观察室看着分娩过程,随时做好进产房的准备。
  老太太,姬凤眠,楼若伊,薄景川,薄景行,桑榆等人全部围在产房外,神色焦急又凝重。
  而沈繁星被推进产房十几分钟后,从走廊尽头蹒跚又快速地走过来一人。
  他渐渐走近,在场所有人神色都有些冷漠。
  老太太眉心紧紧皱了起来,“你来干什么?!”
  几个人朝着那人看过去,神色复杂。
  楼若伊下意识朝着姬凤眠看过去,然而姬凤眠只是淡淡看了那人一眼,便收回了视线,不知道是什么态度。
  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薄家老爷子。
  在他面前,除了老太太,所有人都是晚辈。
  对他有不满的人太多,但是却都选择了规避。
  这里能跟他完全不用考虑太多说上话的,也就只有老太太一人了。
  “这里不欢迎你,请你马上离开!”
  薄老爷子看了她一眼,“我现在没心情跟你在这里无理取闹。那是你的曾孙,也是我的!”
  老太太脸色猛然沉了下来,“那里面没有我的曾孙,只有我的孙媳妇!你想要曾孙,去别处找!最好留意一下地缝,石头,看看你的曾孙会不会从地缝,石头里面爬出来!”
  “你……”
  老爷子当即被堵的怒目圆睁,明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不管如何,他都不会被激怒,不会有任何反应。
  他只是想要看一看自己的曾孙。
  那是他薄家的骨肉,传承者。
  他是最有资格也是必须要到场的人。
  “怎么?生气?又要在我们面前扬你身为薄家家主的威风是不是?我告诉你薄启封,这里没人吃你那一套!就算孩子姓薄那也是薄景川的薄!”
  “薄景川姓的那也是我薄启封的薄!”
  老爷子实在没有忍住,直接在走廊跟老太太大声怼了起来。
  老太太却也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冷笑一声,缓缓道
  “只要景川不介意,我可以让两个孩子都姓沈繁星的沈你信不信?”
  薄启封的胸膛瞬间臌胀了起来,良久那口气才缓缓吐出来。
  “卫栗,你到底要跟我闹到什么时候?你见面就跟我作对,逞口舌之能,有什么用?”
  “痛快!”老太太冷声道“至于我要跟你闹到什么时候?只要你别再出现在我面前,我也不会上赶着给你找不痛快!我还不屑跟三观不正的人有什么牵扯!“
  薄启封深吸了一口气,“从现在开始,我什么都不会说,我不出声好吗?卫栗,你再怎么发脾气,沈繁星肚子里的孩子都是我薄家的继承人!不管他们是姓沈还是姓薄。你要是想图痛快,你随意!”
  他说完,就在产房外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完全一无赖的样子。
  薄老太太气的盯他,“你还要不要脸?”
  薄启封将头转到了一边,不打算回应她。
  薄景行抱着晚晚,站在在一旁,对身边的桑榆低声说道“这回见识到了吧?我爷爷当年真的跟土匪没两样!”
  桑榆扯了扯唇,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她到底该做什么反应。
  桑榆这个时候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有一会儿了,楼若伊看到他俩在低声讲话,上前瞪了薄景行一眼。
  “别让桑榆站太久,去扶她坐一会儿。”
  薄景行没说话,身体力行,带着桑榆到了另外一张椅子上。
  “渴不渴,要不要喝点儿水?”
  桑榆摇摇头,“还好,不渴。”
  两张椅子离得不远,薄景行这个性子的人突然性情大变,如今变得这么温柔体贴,不免让薄启封侧目。
  薄景行留意到老爷子的在意,刚想要开口说什么,却被一旁的老太太抢了先。
  “景行,桑榆如今有身孕,不用在这里长时间待着,医院空气不好,你先带她回去!”
  桑榆当即红了脸。
  他们的目的也太明显了。
  不就是故意要让老爷子意外吗?
  “我没事……”
  晚晚趴在她的膝盖上,盯着她的肚子,小眉头紧皱,“小鱼待在医院里会对小弟弟不好吗?”
  桑榆抚了抚她的小脑袋,“没事的,晚晚乖,伯母马上就会给你生出漂亮可爱的弟弟妹妹出来了……”
  晚晚一双眼睛瞬间盈盈发亮。
  “恩恩!行行,到时候你可以带着我和弟弟妹妹一起去吃冰淇淋吗?还有汉堡包唔唔……”
  薄景行连忙伸手把晚晚的嘴巴捂住了,“小祖宗都说了这是我们的秘密……”
  晚晚眨了眨大眼睛,忽然一幅恍然大悟的表情。
  薄景行放开她,她自己却抬起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偷偷看了一眼桑榆。
  而头顶这个时候却被揉了揉,“晚晚,在外面不能叫行行和小鱼,他们是你的爸爸妈妈。”
  薄老太太柔声道,晚晚乖乖点点头,“嗯,爸爸,妈妈。”
  薄景行一瞬间感动的痛哭流涕,“早知道奶奶你说话这么管用,我这几天就不用苦恼让她改口了。”
  薄启封突然站起身,缓缓走到他们面前,视线看着晚晚,又扫过桑榆,最后落在薄景行的身上。
  “什么意思?桑榆怀孕了?”
  薄景行完全知道奶奶的话起了作用,点头,“嗯呐!我的!”
  “那晚晚呢?她不是桑榆的妹妹吗?”
  薄景行摇头,“不是啊,晚晚是我的女儿,亲的。是我几年前在外面留下的风流种子,没想到几年之后发芽长这么大了!”
  这话说的忍不住让人想抽他,但是薄启封还是抿紧了唇,视线重新放到晚晚身上,神色难掩激动。
  伸手想要去触碰晚晚,结果晚晚却有些害怕地跑到了薄景行的怀里。
  刚刚他跟曾奶奶在吵架,很凶的样子,有点可怕。
  明明之前很和蔼的。
  现在好像……很凶,而且所有人好像都不喜欢他的样子。
  薄启封愣住,视线紧盯着个子小小的晚晚,神色复杂。
  尽量放柔了声音,低声道“晚晚,我是……我是太爷爷啊……”
  晚晚眼睛眨了眨,抬头看看薄景行,又转头看看桑榆。
  桑榆对着她轻轻笑了笑,然后点点头。
  “叫太爷爷。”
  这毕竟是事实,就算他已经跟奶奶离了婚,那也是晚晚的太爷爷。
  她不应该教晚晚六亲不认。
  晚晚犹豫了一会儿,从薄景行的怀里出来,朝着老爷子走近几步。
  “太爷爷。”
  薄启封激动的双唇颤抖,颤巍巍地撑着拐杖一点点俯下身,将晚晚小心翼翼拉到了怀里。
  老太太神色冰冷,却只是冷哼一声,将头转到了一边。
  桑榆三观是正的。不接受反驳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